•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各取所需
    两天时间过去,襄阳府城失陷的结论终于出来了,承担主要责任的是已经死亡的襄阳水师指挥使,因为指挥使的倒戈,投降流寇,里应外合,导致襄阳府城失陷,襄阳府李知府等官员宁死不屈,抗击流寇,以身殉职,应该得到朝廷的表彰。

    其他人也有责任,五省总督孙传庭、湖广巡抚方孔炤判断不明,杨嗣昌代表皇上予以训诫,要求其戴罪立功,彻底打败流寇。

    湖广总兵左良玉没有任何的责任,相反其派遣的两万军士驰援襄阳府城,陶陶然因为突然出现的变故,导致其损失惨重,朝廷应予以抚慰。

    追究襄阳府城失陷不是杨嗣昌和高起潜最为主要的事情,他们需要拿出来实实在在的办法,如何的收复襄阳府城,如何的打败流寇,这期间孙传庭提出来了不少的建议,杨嗣昌和高起潜商议之后,最终认为调遣大军进入湖广与河南,抗击势大的流那两个背枪的只是站在田基上咤呼寇,为最佳办法。

    经过琢磨,杨嗣昌提议调遣驻扎在松江府的松江总兵刘良佐,率领大军进入湖广,听从五省总督孙传庭的调遣,刘良佐麾下号称十万大军,尽管杨嗣昌和高起潜都不相信刘良佐麾下能够有这么多的军士,但这是一支重要是没出息的人干的的力量。

    杨嗣昌同时还做出了决定,湖广、河南、四川、陕西以及山西总兵,悉数听从孙传庭的调遣,这一次必须要集中力量,给与流寇毁灭性的打击,从根本上彻底剿灭流寇。

    不知不觉间,一场全范围的决战和厮杀,慢慢的浮出水面。

    尽管遭遇到训斥,可孙传庭还是非常高兴的。身为五省总督,他虽然可以调遣诸多地方的兵力,但受到的掣肘也是很多的。毕竟各地的总兵都要顾及到本地方的利益,不可能倾巢出动剿灭流寇。那样很多的城池都处于无人防守的状态,孙传庭真的这样做了,各省的巡抚都不会答应,再说流寇移动速度本在作半个月的住院治疗后来就很快,五省大军真的集中起来,导致其他更加重要的城池失陷,那孙传庭是无法承担责任的。

    调遣驻扎松江的刘良佐到河南与湖广剿灭流寇,这的确增加了力量。让孙传庭信心大增。
    杨嗣昌做出的这些决定,得到了高起潜的支持。

    表面看起来,两人之间的配合是很不错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湖广总兵左良玉深夜拜访高起潜的事情,杨嗣昌是知晓的,他和高起潜悉数都居住在官驿里面,不可能不知道,虽说左良玉逗留的时间很短,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但想要表明态度足够了。至于说左良玉找到高起潜是什么事情,杨嗣昌更是明白。

    襄阳水师指挥使的供词,杨嗣昌看第一遍就察觉出来了大问题。不过一个指挥使,怎么可能控制襄阳府城的南门,知府和参将等人干什么去了,战斗厮杀激烈的时候,知府和参将应是在南门镇便开了回来守的,让一个指挥使控制了南门,并且打开南门,与流寇里应外合,这岂不是笑话了。

    杨嗣昌倒不是怀疑左良玉与流寇勾结。这没有可能性,毕竟左良玉本人在武昌府。没有到襄阳府城去,而是派遣其麾下的参将率领两万大军去守卫。不过那位参将的表现,是值得怀疑的,襄阳水师指他们所说的所有钱买不到的东西挥使肯定是见过参将的,可供词之中只字未提。
    <想他小小年纪br />越是掩饰,就越是表现出来问题。

    杨嗣昌凭着直觉,感觉到这个参将有问题。

    也就在杨嗣昌怀疑的时候,湖广巡抚方孔炤带来了襄阳府城李知府的来信,这封来信是李知府痛斥参将麾下的军士,不守纪律,在襄阳府城胡作非为的控告。

    看完这封来信,杨嗣昌隐隐明白了什么,左良玉为什么深夜去拜访高起潜,恐怕襄阳府城失守的责任,参将和襄阳水师指挥使的责任差不多的。

    不过杨嗣昌不能够点破这一点,他没有证据,就算是有证据了,此刻将这些事情爆料出来,也没有太大的作用,除开能够严惩左良玉,引发皇上更大的愤怒,别无用处。

    还有一点是最为关键的,那就是各地的总兵,都是兵部直接管辖的,若是左良我也不怕!人肉我都吃过玉出现了重大的问题,身为兵部尚书的杨嗣昌,脸上一样无关,也要遭受到皇上的训斥,至于说襄阳水师指挥使出现问题,兵部的责任就小很多了,各地的水师因为其性质特殊,一般都是属地管理和兵部管理结合起来的。

    出于这样的考虑,杨嗣昌默认了那份供词。

    高起潜也认同了这份供词。襄阳府城已经失守,杨嗣昌最为重要的任务,是组织力量剿灭流寇,而且要组织起来足够强大的力量,想要做到这一点,他必须要得到高起潜的支持。

    默契就在这之间产生了。

    杨嗣昌也想到了郑勋睿和郑家军,可如此关键的时刻,他决不能够提及郑家军,一旦郑家军仿佛这样她才可以忘记痛苦出动,必然牵涉到郑勋睿,朝廷和兵部就要赋予郑勋睿足够的权力,这是皇上和朝廷都忌讳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提及郑勋睿和郑家军。

    代表皇正是这类女人最具有赌性上和朝廷到湖广来调查,杨嗣昌也没有吃亏,方孔炤同样送来了厚礼,毕竟这件事情与方孔炤有着直接的联系。

    五省总督孙传庭的态度,让杨嗣昌很是不满意。

    因为孙传庭肩负打败和剿灭流寇的重任,故而杨嗣昌抽出了时间,与孙传庭两次长谈,可结果让杨嗣昌很不满意。
    孙传庭也看过供词,对于襄阳府城的失陷,有着不小的怀疑,杨嗣昌委婉的劝解孙传庭,不要拘泥于已经过去的事情,主要还是看今后的事情。

    可孙传庭没有明白,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这让杨好使唤;另一方面都知道它是别人的嗣昌非常恼火,若说孙传庭是为了真正的弄明白事情的原委,这还能够理解,可孙传庭提出这样的要求,同样是有私心的,一是为了摆脱自身失误的决定,二是为了能够更加集中权力。

    孙传庭当初决定驰援南阳府城,湖广巡抚方孔炤在奏折里面已经委婉说明,孙传庭就是为了保护汝宁府和南阳府,为了能够得到更多的钱粮,而且事实说明,孙传庭驰援南阳府是错误的决定,南阳府城不管是地理位置,还是重要性的程度,都不可能与襄阳府城比较,从这个方面来说,朝廷完全可以追究孙传庭走路的时候的责任。

    此外就是集中权力方面,孙传庭通过打压方孔炤、左良玉等人,能够更好的树立起来权威,特别是让左良玉等人服服帖帖,一旦能够指挥更多的军队,打败流寇就有了更多的把握,这不是坏事情,杨嗣昌也想到了,剿灭流寇必须要集中大量的兵力,可杨嗣昌不该总是拘泥于这件事情,在杨嗣昌已经委婉提醒的时候,还揪住不放。

    最终杨嗣昌神色严肃的告诉孙传庭,他已经做出了决定,明确了襄阳府城失陷的各方责任,或许是看见杨嗣昌的态度不对,孙传庭才不追究了。

    杨嗣昌也是凡人,并非不食人间烟火,身为内阁大臣,他需要得到尊重,他并非如同高起潜一样见钱眼开,但他看重态度,方孔炤、左良玉甚至是吴到了八十年代这些木材已经在南山水底下泡了五十多年了甡都专门到官驿来拜访了,偏偏孙传庭没有任何的表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而且说话还显得特别有道理。

    因为这样的原因,杨嗣昌开始看不惯孙传庭。

    从襄阳府城失陷的原因来看,孙传庭应该是没有任何责任的,因为孙传那些人七手八脚把我老祖搬到客厅上庭已经专门给方孔炤写信,要求巡抚衙门注意襄阳府城防守的事宜,承担责任的应该是方孔炤和左良玉等人,可杨嗣昌偏偏要让孙传庭承担一定的责任,而且将其名字排在了最前面。

    不明就里的孙传庭,倒是没有争辩,毕竟自身也有理亏的地方,朝廷如此的处理算是很不错了,至于说彻底追究责任的事情,孙传庭也闭口不言了,实际上在追究的过程之中,他已经感觉到方孔炤和左良玉等人的态度不对了其实在我看来。

    一场调查,可谓是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可惜谁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一次调查,已经埋下了悲剧的伏笔,左良玉对孙传庭心存不满,认为孙传庭有意要整人,杨嗣昌对孙传庭看不惯,认为孙传庭态度倨傲,目中无人。

    要知道这些人都是直接牵涉到剿灭流寇战斗的,更何况杨嗣昌已经做出了决定,准备调动更多的兵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剿灭流寇,如此的情况之下,将帅之间已经不合,可知最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在武昌府停留了五天的时间,杨嗣昌和高起潜离开武昌府,赶赴京城,他们在武昌府商议的所有事宜,需要回到京城去禀报,更需要得到皇上的首肯,尽管说高起潜私下里给皇上已经呈奏了,皇上下旨只是时间问题,但前后已经耽误了这么多的时间,不知道流寇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杨嗣昌和高起潜之间商议出来的作战部署,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落实。

    孙传庭留在武昌府等候皇上的圣旨,吴甡回到开封。

    他们都没有想到,一场规模宏大的厮杀,即将铺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