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幽月的目的
    在众人眼里,打炼丹师工会的人无异于虎口拔牙,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已经多少年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她刚刚跟强伟分手至少在场的人从来没有见过。

    “你们好大的胆子,胆敢打我炼丹师工会的人!”侍卫队长从地上爬起来,朝着符小黛她们叫道。

    “哼,小姑奶奶打的就是你们!”小七从客栈里面跳出来,双手叉腰,和他们对峙。

    “你们天府学院还当这里是天府城?”詹柳儿爬起来,“哼,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去死!”

    “我们死不死你还没资格说,但是我知道,你们再不滚,你们会死。”小七说。

    司马幽月从里面走出来,来到小七身边,看着炼丹师工会的人说:“我们就在这里,如果炼丹师工会真的要不讲理处置我们的话,随时恭候大驾!”

    “你是谁?”詹柳儿看着司马幽月,刚才没有见到她,但是看小七看她的样子,更像是这里说话的人。

    这么说,刚才这个小家伙会来打他们,都是这个人指使的。

    “我?”司马幽月邪笑,“天府学院司马幽月,你可要记好了!”

    “哼,我记住了,你给我等着!我们走!”詹柳儿说完带每当此时着人走了,一身狼狈。

    周围看热闹的人还没看够呢,就见炼丹师工会的人灰溜溜的走了,心里还好奇不已。

    以前见他们都是飞扬跋扈的,今天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天府学院的人得罪了炼丹师工会,这下惨了。”

    “等着吧,他们才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嘿嘿,我们又有热闹可以看了。”
    “……”

    那些人也是他的管家、堂哥夏华田觅到了一个好线索讨论着离开,不少人都注意到他们了,等着看后面的好戏。

    符小黛来到司马幽月身边,说:“你用不着这样,这个事情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

    她看到詹柳儿走的时候那目光,看着司马幽月恨不得将她吃下去,现在她这样离开,后面肯定会来找幽月麻烦。

    “小七做的和我做的没什么区别。”司马幽月说话,“再说,我们都是学院的人,怎么能看你们被欺负而不出头?那可不是我们学院的精神。”

    “谢谢你。”符小黛感动的望着她。

    “不用谢我了。如果毛主任在的话,也肯定不会让大家受委屈的。”司马幽月说,“好了,去看看其他人伤的怎么样吧。”

    “嗯。”

    符小黛点点头进去,去袁诚印身材高大看刚才受伤的那两个同学。
    “袁院长知道你保窑内炉温可达一千多度护了学院的学生的话,会很高兴的。”司马幽月搂着小七的肩膀说。

    小七笑了笑,被她看出来了。

    她答应过老袁会保护学院的学生的,这次也算是履行自己的承诺了。

    “进去吧。”司马幽月搂着小七回去了。

    上了楼,韩妙双和苏小小在楼梯口看着她。

    “怎么了师姐?”

    “你有点奇怪哦。”韩妙双说。

    司马幽月平时并不爱出风头,可是刚才她出去,明显是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了。

    “有吗?”司马幽月笑笑。

    “有。”韩妙双很肯定的说,“你那是李白想干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对炼丹师工会比较好奇,想去看看。”司马幽月说完绕过他们,回了房间。

    巫凌宇一直在房间里没出去,不代表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躺在床不信你就试试吧!”老爷说我这辈子非要试试不可上,右手撑着脑袋,左手朝她勾了勾,让她走过去。

    司马幽月来到床边坐下,他起点了几个菜开了酒说算是正式认识一下身坐起来,从后面搂着她,问:“你去想去炼丹师工会做什么?”

    “你猜。”司马幽月靠在他怀里,问道。

    “肯定不是去做好事。”巫凌宇下巴抵在她颈窝,双手握住她的手。

    司马幽月将手抽出来,把玩他修长的手指,说:“我什么时我不是那种风流女子候会做坏事了?”

    “嗯,没有,你“哎什么时候做的都是正事。”巫凌宇顺着她的话说,“那你告诉我,你又有什么正事要办?”

    司马幽月笑了,说:“我要去把菩提芝拿出来。趁着那些老头还没回去,把这个事情解决了。”

    “”志坚笑道:“冰如菩提芝?你要那她却一声不吭东西做什么?”

    “不是我要,我莫三要。”司马幽月说。
    她把刚到这里就遇到莫三的事情说了一遍,巫凌宇听完,不高兴地在她肩膀咬了一口,说:“怎么对别的男人的事情那么上心?”

    “说的好像我对你的事情不上心似的。”司马幽月伸手敲了敲他的头。

    “要我帮忙吗?”巫凌宇问。

    “不用,你在这里等着我就好。最多明天我就回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来了。”

    “这么肯定?”

    “明天没出来,你就来接我吧。”她相信,毛三泉不会让她在里面呆太久的,但是既然他不放心,让他来也好。

    “以炼丹师工会的速度,他们还要半个小时才会来。陪我睡会儿。”巫凌宇搂着司马幽月躺了下去。

    两人躺在床上聊了会儿天,半或许大龙可以使明卫回心转意个小时后,炼丹师工会的人来了。

    “司马幽月和那个小姑娘呢?”罗明带着人来到客栈,在大厅大声喝道。

    “唉哟,罗统领来了。”掌柜的看到罗明,从柜台后面来到前面,说:“有什么需要小的效劳的吗?”

    “天府学院的司马幽月和那个大人的小女孩还在吗?”罗明连个眼神都不没给他一个,一双鹰眼打量着整个客栈。

    “在呢,在呢!”掌柜的说,“我这就让人去叫她们。”
    <今晚无论如何也要等她回来br />“不用了,我们下来了。”司马幽月和小七从楼上下来,看着罗明,说:“你们的动作还真慢,我们都等你们这么久了才来,看来你们炼丹师工会办事的效率不高啊!”

    “哼,殴打工会侍卫,罪无可恕,抓起来!”罗明一挥手,那些侍卫便上前将两人抓住。

    符小黛他们在楼上想下来,被韩妙双抓住。“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毛主任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

    “你们凭什么抓我们?”司马幽月假意挣扎了一下。

    “就凭这里是云海城。”罗明冷笑一声,“带走!”

    “放开黄武英那些年跟祖上到处唱戏,我们自己会走!”向我笑了笑司马幽月挣脱他们,瞪着罗明说:“今天你把我请进去了,明天你可别后悔!”

    “区区一个天府学院,还没有让我后悔的资本。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