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弟 圣子和圣女
    某地,某不要嚷山巅,一个紫衣男子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手里的戒指。

    火麒麟坐在贵妃椅上,抬眼看了他一眼,说:“你不会又在想那个人了吧?”

    “对啊,有何不可?”巫凌宇转动手里的父亲这一生戒指,这戒指和当初给司马幽月的幻戒有些相像,和当初送给她的那一只一对的。

    “想不通。”火麒麟摇着头,“圣女为了你专程回来,可是你总是避而不见。几年了,你私下见她的次数一个手指头都数的出。可是你看这个戒指的时间我都数不清了。”

    “你想不通?”巫凌宇笑了笑,说:“其实我也想不通。唉,明明就是个小丫头啊!怎么会就是老是想起她呢?”

    “你眼不是抽了就是瞎了。”火麒麟鄙夷的说,“我怎么跟着这样一个没眼光的主人,真是丢人!”

    巫凌宇并不反驳,不仅仅火麒麟看不起他的眼光,他自己也不懂,明明已经这么多年没见了,但是她的样子却从没淡化过,但是最近他总是会想起她,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想自己,实力到什么等级了,身边有没有其他的男子一起。

    想到最后一个问题,巫凌宇觉得自己有些坐不住了。

    如果这么多年,那个丫头把自己忘了怎么办?他可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

    “最近殿主闭关了,不如我代他去视察一下亦麟大陆圣君阁的情况吧。”

    巫凌宇说做就做,为自己找到借口后,他立即起身,朝外面走去。

    火麒麟看到这家伙急急忙忙的样子,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跟着去了。

    巫凌宇来到阁楼外面,正好遇到圣君阁的圣女过来。看到她,巫凌宇立即作出一种很虚弱的样子。

    “凌宇你去哪里?”

    巫凌宇一副才看到你的样子,脸上有着淡淡的惊讶,微微笑了笑,说:“是薇薇啊。我有些不舒服,想回去找师傅看看。”

    “你又不舒服了?要不我送你去吧。”白薇薇担忧的望着他。

    “不用了,有麒麟和我一起,就不麻烦你了。殿主闭关了,我又要回去,这圣君阁还要你在这里看着一下了。”巫凌宇婉拒道。

    “可是你这样子,能我们有先进的技术能保证小田赢牌回去吗?”白薇薇想上去扶着她,却被他退后两步避开。

    “有麒麟在,不会出事的。”巫凌宇借机靠在麒麟身上。

    火麒麟虽然很鄙视他,不过还是很配合他,扶住他,对白薇薇说:“圣女就不用管他每次求援都能给几斤猪皮鳔了,我会将他带回去的。”

    白薇薇放下手,说:“好吧,你要保护好他。”
    “我会的。”火麒麟化成本体,让巫凌宇坐在上面。

    “薇薇,圣君阁的事情……”

    “交给我吧,我会处理好的。”白薇薇说。

    “好,那我就放心离开了。麒麟,我们走吧。”巫凌宇说完拍拍火麒麟的背脊。
    火麒麟背着他,嗖的一下腾空而起,离开了宫殿。

    直到离开宫殿很远,巫凌宇对于我的冒昧才恢复了本色,躺在麒麟背上,双手放在脑后,惬意的不行。

    “你不是要去亦麟大陆吗,我还跑什么跑!”火麒麟停下不走。

    “去是要去,去之前去看看师傅。他之前就说想去亦麟大陆走走,我顺便带他去。”巫凌宇说。

    “那个地方有什么好去的。”火麒麟说,“你师傅难道是想去找什么人?”

    “不是,找一种药材。说是只有亦麟大陆才有。”巫凌宇说。

    “你不是也懂吗,为什么不让你带?”火麒麟不解。

    “谁知道那老头是怎么想的啊!”巫凌宇说,“那老头那么怪,说不定就是想去走走呢!”

    “好吧,你们师徒都是一丘之貉!”火麒麟说完加快速度,很快就将圣君阁扔得老远。
    他们来到一处无人山谷,巫凌宇拿出一个单向传送阵简单来说,激活后扔到地上,等到传送阵光芒亮起,他们走了进去,很快消失不见。

    在他们消失后不久,白薇薇骑着一只雪白的灵兽跟了过来。

    “主人,他们的气息到这里就没有了。”灵兽落到山谷里,说。

    白薇薇从灵兽上下来,看到落在地上的传送阵石,说:“这是凌宇回去用的传送阵石,可惜上面的阵法使用一次后就消失了,不能判定仙魔谷的位置。”

    “主人……”灵兽看到她有些失落,想要安慰她。

    “没关系,至少证明他确实是回去了,不是到外面去找别的女人了。”白薇薇笑着说,“凌宇只能是我的,谁敢跟我抢……”

    她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是手里的阵石却化成了齑粉,她所以周萌的宿舍里没别意思不要惊动人松开手,那些粉末全部落到了地上。

    “走吧,回去。”她坐到灵兽背上,离开了山谷。

    另外一边,巫凌宇出现在一个宁静的山谷里,绵绵山脉,不知道在哪个山里面。

    突然他身体一动,随即冷冷一笑“募捐……募捐……募捐……”众人随声附和道。

    “怎么了?”火麒麟问。

    “有人动了我的阵石。”巫凌宇说。

    “谁会去碰一个石头?”火麒麟知道他即使我留在这城市会在阵石上面注入一点自己的神识,听到他这么说,肯定是有人动了。

    “白薇薇。”巫凌宇说,“好不容易换了个圣女,原本以为她会好点,没想到还是一样的。”

    “以前那个虽然粘人有些厌烦,不过还算真诚,这个看着就假的很。”火麒麟毫不客气的批评。
    “对啊,还是幽幽最真实,一点不虚假。”巫凌宇说。

    火麒麟送他一枚白眼,什么都是她好,真是没救了!

    巫凌宇来到一颗银杏树下,扔了几个阵石进去,整个山谷变变了一个样子,好像换了一个地方一般。

    他走了进去,随后一挥手,那些阵石又飞回他的手里,山谷也重新变成以前的模样。

    “老头子,我回来了。”他来到一座茅草屋前,朝着里面喊道。

    屋里面传来一道苍老却干脆的声音:“我知道你小子回来了,过来,我正好研究出一样东西可以滋养你的灵魂!”

    巫凌宇无语,每次回看见了来都是这样,这么多年了,这老头子还不放弃。

    他并不进去,站在门口说:“老头子,我要去亦麟大陆,你不是说要一起去吗?走吧!”

    一个精干的老头从屋里出来,一把拉住他的手,将他拽进屋子,说:“等你泡了这个再去。我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功夫,你别给我浪费了!”

    “咚——”

    某人连人带衣服被扔到了一个池子里,开始了不知道几百次的药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