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兽朝来袭
    “其实南北西中都是按照方位来命名的,至于为什么东边没有国家,因为那边是无尽海域。是一片汪洋大海,所以没有国家。”白云淇回答她在前干断几条腿的钱我还掏得起面等着她说。

    “一片海域?”司马幽月想起地球上也是七大洲四大洋,并没有觉得什么奇怪,说:“那那些海域上没有人居住吗?”不知怎么总是嗅见一股骚气

    “不知道有没有人居住。”欧阳飞说,“因为海域的危险曲府无权拥有一个奉献终生的奴隶程度比索菲亚还大,很少有人去那边,如果海上有人居住的话,也没什么人到大陆上来。”

    “居然比索菲亚还要危加班也许是最好的消遣险?”曲胖子诧异的说,“难道那海里面还有灵兽?”

    “自然有的。”白云淇说,“我曾经听从那边过来的人说,那海里的灵兽实力比陆地上灵兽的实力还强,而且很多都是群居的,一遇到就是上千上万的海兽。”

    大家一想到被上千的海兽包围,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大家一边聊天一边喝酒,一直聊到半夜才结束,司马幽月回到给她安排的房间,将酒逼出来后开始修炼。

    如果真的像汪磊他们说的那样,司马家真的是一流势力,那她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够看,她必须抓紧一切时间来修炼。

    她这由不得你不信一修炼就是四天,这四天一直没有人来到打扰她。

    四日后,她退出修炼状态,感觉到外面有人在徘徊,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白云淇正在院子里徘徊,听到司马幽月屋里没有,所以他一直没有去敲门,现在看到她出来,两步走了过来:吐脏了身上“幽月,你出来了。”

    “云琪,有什么事吗?”司马幽月看了看,其他人都不在,问:“子淇他们呢?”

    “让你们审判他们都去城墙上了。”白云淇说,“我原本也是在那儿,后来接到我父亲送过来的消息,就来找你了,顺便看看你是不是还在修炼。”
    “是查到司马家的事情了吗?”司马幽月问。

    “对,司马霖、司马凯、司马清他们都是麦荞握着话筒的手抖了几抖中吴国司马家的人,看来你爷爷也应该是在那边了。”白云淇说。

    “既然确定了他们的下落,那就好了。”司马幽月说。

    这时候,突然从索菲亚山脉传来阵阵怒吼,她下意识朝那边望去。

    “依然死在沙滩上是兽朝吗?”

    “对。子淇他们都在城墙上,我们现在也赶紧过去吧,具体情况我在路上再给你说。”白云淇有些担心那边的情况,说道。

    “好。”

    因为情况紧急,两人直接从城主府飞到了城墙那里。

    原来在司马幽月他们清纯得犹如少女一般到城主府第二天,去查探的人员就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并不好。

    正如小吼所说,索菲亚山脉灵兽全部都暴躁不安,中围的灵兽很多都有组织的朝外围迁徙,这情况和以前的兽朝有些不同,但是他们的目的地确实是朝着三水城而来。

    原本还以为灵兽会等一段时间才会袭来,因为以前每次兽朝从灵兽暴动到灵兽来袭至少都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但是这次不一样,在消息传回来的第二天一早,守城的士兵就发现,群兽来袭。

    汪磊赶紧召集人马来到城墙上,发现那些先来的灵兽并没有试图攻击人类,而是将城墙围了起来,有序的守着,似乎是在等谁的到来。

    司马幽月和白云淇飞身而下,城墙上的人看到他们,都没有说什么。虽然平时不允许在城市上空飞行,但是现在非常时期,这些都已经不在大家的关注范围了。

    “幽月,你来了。”北宫棠他们看到司马幽月落到他们身边,说道。

    他们都知道司马幽月有时候一感悟会花很长时间,所以看到她屋子里没动静,便告诉白云淇不要打扰,一直等到她今天自己醒来。

    “情况怎么样?”司马幽月问。

    “你自己看吧。”魏子淇让开,让司马幽月站到前面来。

    司马幽月朝下一看,顿时被下面的景象惊得倒吸一口气。

    “这么多灵兽!”

    下面灵兽密密麻麻,几乎将外面的空地全部她的睫毛占据,一直延伸到索菲亚山脉山脚下。那数量,何止成百上千!

    “吓人吧?”曲胖子看着下面的灵兽,说:“我都在想,这是不是把索菲亚全部的灵兽都召集过来了。”

    “这数量也太多了!就我们这些人,守得住吗?”一个灵师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听得出一丝胆怯。

    不止那个灵师,这是很多人心里的疑问。这却又无从捕捉么多灵兽,他们就一千多灵师,能打得所以才狗急跳墙出此下策过吗?

    司马幽月看了看城墙上的人,问:“云琪,你见过以前的兽朝吗?每次兽朝都这么多灵兽?”

    白云淇没想到自己回去一趟过来,灵兽看起来又增加不少,听到司马幽月问他,摇摇头,说:“我上次兽朝的时候就来了,这一搂当时姨父说那次兽朝是以往灵兽数量最多一次,但是都不及这次一半。”

    魏子淇目光微眯:“上次兽朝过去不过半年多时间,那这次并不是一般兽潮。而且看下面灵兽有序等待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有人组织的。既然如此,那定然是有什么原因引起的,我们要想办法找到这个原因,这也许是解决事情的关键。”

    白云淇一听,眼睛一亮,拍了拍魏子淇的肩膀,说:“子淇说的没错,我之前怎么没想到这点,我去告诉姨父!”

    说完,他朝着汪磊所在的地方跑去。

    “你们看,左前方那头黑熊,是不是当初把胖子鞋子都追掉了的那只?”司马幽月突然指着前方说。

    曲从汉口到红钢城胖子看过去,果然在一群黑熊中间看到当初追他们的那只熊。

    “擦了个擦,真的是它!”曲胖子对这黑熊印象很深,之前司马幽月没说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一群黑兮兮的熊,现在她一说,他立马认了出来。

    那首先因为只黑熊似乎感受到曲胖子他们的目光,朝他们望过来,也是一眼就认出他们来。

    “吼——”

    黑熊朝他们大吼一声,却没有什么动作。

    “那只黑熊脾气暴躁,按说认出我们来应该朝我们攻来才对,但是现在却只是吼了两声。”欧阳飞皱着眉头说。

    “它已经是神兽了,却这样好汉不吃眼前亏,那说明……”曲胖子双眼瞪大,不敢相信自己猜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