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路见不平
    平康城,西月国除了帝都外最大的城市,距离三水城几十万公里。

    平康城内,建筑鳞次栉比,街道南北纵横,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灵师工会坐落在最繁华的街道上,城市的最中央。能在这条街上拥有一席之地的都是在西月国排的上名次的势力,当然,几大工会自然都不会少。

    司马幽月他们从灵师工会出来的时候正值中午时分,街上人来人往,比三水城还要热闹。

    “这废矿也能挣钱城市人真多啊!”曲胖子看到拥挤的街道,尤其是街道上许多的美女,口水都快下来了。

    “口水都流下来了。”魏子淇拍了一下他的头,笑着调侃。

    曲胖子下意识的伸手去擦自己的嘴,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口水,才知道魏子淇在笑话他。

    “好啊你,居然戏弄我!”曲胖子在魏子淇肩膀上打了一拳。

    白云淇看着曲胖子和魏子淇追逐,朝他们吼道:“你们俩继续打闹吧,我先带他们回去了。你们要是找不到,可不要怪我们哦!”

    那边追逐的两人立即停了下来,回到他们身边。

    “云淇,沙鸥佣兵团里这里远吗?”司马幽月问。

    “不远,转几条街就到了。”白云淇说,“这条街除了灵师工会、佣兵工会、驯兽师工会,炼二弟一“薛老弟此刻与‘蛮蛮’成亲了吧?”金大毛指一动不动着薛诗华把将老四海推醒丹师工会、炼器师工会外,其他都是各个势力的店铺,卖丹药的、卖灵兽的、卖灵器的,还有这种杂物,应有尽有。而居住的房子都不在这条街上。”

    “难怪这条街这么繁华。”曲胖子点点头说。

    “这里每天的客流量可以说都是以万记的,还只是单单这条街。”白云淇说。

    “真是繁华!”司马幽月说。

    因为不远,所以他们没有坐兽车,而是选择了步行。

    每个店铺都很热”丁方点头说:“谢谢您的支持闹,里面的客人都很多,在路过一座房屋前,司马幽月被紧闭的大门锁吸引。

    “丑八怪?这名字倒是奇怪!”看到司马幽月停下,其他人也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人这么少啊?”魏子淇问。

    “这是一个拍卖行,这里只有下午和晚上才会开放,所以现在还比较冷清。”白云淇说。

    “只做下午和晚上?这拍卖行倒是挺特别的啊!”曲胖子说。

    “这是亦麟大陆最大的拍卖行,在四大帝国都有不少分行。虽然它只做下午和晚上,但是挣的钱却比其他地方还要多。”白云淇说。

    “这么牛掰?!”

    “当然了,这里有很多外面没有的东西,所以许多人都会到这里来。这里平时做生意,每个月上中下旬各一次拍卖会,如果有特别重要的拍卖物品的话,还会加开拍卖会。”

    “我从小到大还没参我的泪水就哗哗直流加过拍卖会呢,什么时候我们也去感受“出云威龙”的值博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七一下?”曲胖子看着司马幽月他们问。

    “可以,就算去增长一下见识也好。”魏子淇说。

    “这几天应该有一场拍卖会,如果你们想去参加的话,可以等几天再走。”白云淇在心里算了一下时间,说道。

    司马幽月看了一下欧阳飞和北宫棠,发现两人也都有兴跟你之前趣,说:“那我们便在这里呆几天,等拍卖会结束再走吧。”

    “好。”

    几人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将这条街走完,大家完全没想到这条街有这么长,简直都可以和东辰国一座小一点的城市相媲美了。

    他们走到街头,转了个弯,发现这条街比刚才那个要少不比不过人家少人。

    “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

    司马幽月他们刚进入这条她的心悬了起来街,就听到这其中另有隐情一声谩骂。

    “对不起,对不起!”一道童声不停的道歉,言语中带着害怕。

    “啪——”

    “啪——”

    鞭子抽打在身上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孩童的哭喊声。

    “哪家的孩子这么不会走路,居然敢撞本小姐,你找死啊!”

    “呜”现在吴晓平多少有些明白了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嗷——”
    “不是故意的?你收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你已经将本小姐撞痛了,必须要接受惩罚!”

    “啪——”

    “啪——”

    鞭子一声声抽打在小孩的身上,街上围满了人,却没有人敢上前去阻止一下。

    “这小孩,怎么会撞到那魔女的身上去了。”

    “唉,这孩子,还这么小,这下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谁让他不好好走路,撞谁不好,偏偏撞上她。”

    “唉,天可怜见的。”

    司马幽月他们站在人群的后面,听到中间钱生财叹口气道:“人的一辈子真说不来传来呜呜大哭的抽打和哭喊声,还有众人小声的议论声,下意识的皱了被扒的乘客纷纷向两位民警诉说自己的不幸皱眉头。

    “可恶!”白云淇听到里面的动静,拨开人群朝前面挤进去。

    司马幽月她们跟着进去,看到一个穿着华丽,二十来岁的女子手持鞭子不停朝一个几岁的孩子抽打。

    “住手!”白云淇看到小孩都快要被抽的晕过去,大声呵斥道。“你这魔女,又在大街上欺压百姓专在人口密集、道路狭窄的南楼灵活穿梭,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正打的尽兴的秦婉听到有人呵斥自己,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朝这边看了过来。

    “我当是谁呢,居然是你这个白痴!”秦婉看到白云淇,说:“你没死在索菲亚山脉,跑回来管我打人做什么?!本小姐今天没有心情和你斗,你滚开!”

    说完,她又举起鞭子,眼看就要打到小孩身上。

    白云淇还没动,一道身影快从后面跑了过去,一把握住了秦婉的手。

    “北宫?”

    北宫棠紧紧抓住秦婉的手,让她手里的鞭子落不下去。

    “你是哪里来的贱人,居然敢阻碍本小姐!”秦婉见自己的手被北宫棠握住,气愤的吼道。

    “放过这个小孩!”北宫棠冷冷的说。

    “笑话,你知道本小姐是谁吗?居然敢命令我装好人?不知死活的贱人,来人,给我把她抓起来!长得这么漂亮,肯定是个勾人的狐狸精,给本小姐将她的脸毁了!”秦婉看清楚北宫棠的长相,看到她居然敢阻碍自己,心中怒火中烧,吼道。

    十几个人从人群后面挤过来,将北宫棠围住。

    “魔女,你敢!”白云淇大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