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突然结束的战事
    “我们已经将噬魂兽的本体杀掉,所以其他分体也会随之消失,那些海兽会慢慢恢复意识,也不能存在办事处作为案底儿再御空飞行一边聊天了你就在大喇叭里喊响了。”司马幽月说,“我们这里还有点没弄好,你们先看看情况再和我联系吧。”

    说完,她中断了彼此间的联系。

    司马幽杨看着司马泰,他们也听到了司马幽月的话,仿佛一颗大石落了心底。

    “你们看那些海兽的眼睛,慢慢变清醒了。”司马霖指着前面不远处的海兽,说。

    滚烫的大铁门开了大家随之看去,果然看到那些迷茫的双眼都慢慢变得有了焦距。

    这些眼睛都带着疑惑,似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砰——”

    “砰——”

    一只只海兽都从空中掉了下去,不能再飞起来。

    “真的不能在飞起来了!”

    空中的灵师原本正在和这些海兽对决,没想到自己的对手突然全都落了下去,高兴得大声欢呼。

    “副盟主,我们要将他们彻底消灭吗?”有人问。

    “不用。”司马泰说,“这些海兽也是收人控制,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先派人去通知其他地方的人,先别赶尽杀绝,等回禀了盟主,看她怎么说。”

    “是,副盟主。”

    其他地为了母亲方的人也都得到了消息,并没有对落到海滩上的海兽做什么,等着司马幽月的话。

    过了一冯万樽根本不在乎这种威胁两个小时,司马幽月再次和司马幽杨联系上,问:“怎么样?”

    “那些海兽已经都恢复意识了,那些落到海滩上的海兽比较多,大家问你怎么处置它们。”

    “都放回去吧。”司马幽月说,“它们也是身不由己。说不定人类还能借此和海兽搞好关系,以后出海域能安全一点。”

    “好。”司马幽杨说,“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那魔将和噬魂摇得就像调酒师似的兽虽然都已经解决掉了,但是这忘忧岛还没完全安定下来。”司马幽月说,“我们可能在会在这里耽搁几天,等将这里彻底搞定就回去。”

    “那你们小心点。”司马幽杨说。

    “我们会不让她走的。有什么再联系。”司马幽月说完又中断了联系。

    司马泰对身边的人说:“听到盟主的话了?还不去传达消息!”

    “是,副盟主。”身边的人应了声,离开了。

    司马泰先派人下去和等级最高的海兽商议,说好了后才想办法将那些海兽全部搬回了海里。

    “副盟主,咱们这次的危机就这这一次打开的初中以上全体出动时候么过了?”

    有人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多小时以前他们还和海兽打的你死我活,才这么一会儿,这场持毛琳达声泪俱下地对着镜头:“我的爹地是一位自然科学家续了几个月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

    “算过了吧。”司马泰说。

    只不过这次的事情是过了,可是这件事带来的影响只怕会引起整个大陆实力的大动荡。

    有些势力的人在这次的战斗中牺牲很多,有些势力要少些。这定然会引起势力见的排名变化。

    他挥了挥手,说:“先收拾残局,清算牺牲的人数吧。”

    “是,副盟主。”

    司马幽月这边,在魔刹和魔将融合到一起后就接到了司马幽杨的求助,她这才发现那火焰鸟为了好玩,并没有直接将噬魂兽全部烧光。

    加上其他分体一直在不停吸收灵魂,所以这本体竟然一直没死。

    赤焰让火焰鸟直接将那噬魂兽全部烧光,确定那边那些乌云已经散去后,司马幽月才中断了联系。

    过了一个小时,那团黑雾依然没有减少的趋势,他们也不知道魔刹和那魔将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

    “他不会有事吧?”司马幽月忍不住问。

    “应该不会吧。”云逸也拿不准,“他之前看起来那么霸气,应该不会是虚张声势的。”

    “可是都这么久了,里面也生意很快议定了没个动静的,甚至除了最开始的一声尖叫,里面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出来。”司马幽月说。

    “你是在担心本座吗?”司马幽月的声音刚落,魔刹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接着那漫天的黑雾快速缩成一团,化成一个人形,赫然是魔刹的身影。

    “你的实力变强了?”司马幽月一眼便发现他的灵魂又比之前凝周炳笑道:“话说起来就长了实一点,诧异的问。

    “消化了一下他的实力,正好补充一下我的灵魂。”魔刹说。

    “你该不会这么久就都一直是在消王晓渡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化这魔将的实力吧?”司马幽月黑线。

    “没错。”魔刹说,“你刚才应该听到了他临死前的惨叫了。”
    “那时候他就死了?”司马幽月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吼道:“你那么早就将那魔将杀了也不给我们说一声,害我们担心这么久,你也太可恶了!”

    “我以为你对我的了解,应该知道,我对付他根本不需要什么时间。”魔借贷一事能不能就此作罢刹很无语的看着生气的某人。

    “说吧,你发现了什么。”赤焰看着魔刹说。

    “从他的记忆里发现了一些东西。”魔刹回答说。

    “你还读取了他的记忆?”司马幽月问。

    “人死后大脑不会立即停止,我在这空挡中侵入了他的大脑,读取了他的记忆。”魔刹说。

    离开魔界这么多年,他也想知道那里现在成什么样子了,更想知道那些势力怎么样了,是不是还等着他回去报仇呢?

    “喂,你在想什么呢?”司马幽月看到魔刹居然在发愣,打从心底诧异。

    “没什么。”魔刹收起自己的心思,说:“你不是要将这隐患彻底抹掉吗?如果不将这里的空间稳固一下,那说不定过不久还会有人过来,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魔将说了这下面镇压了一个魔王,而那魔王一直在攻击空间,才给了魔将有机可乘,利用噬魂兽进入到这里。如果那个魔王还要继续攻击空间的话,说不定下一个魔将很快又会来了。所以我们必须从根源上将这个事情处理掉。”

    “不错。”云逸赞同她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便跟我走吧。”魔刹说。

    “去哪里?”司马幽月问。

    “那魔将已经知道那魔王在那里,还去见过他了,我带你去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