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目标动摇
    郑勋睿没有太深远的想法,他只是想着一步步来,慢慢的发展,改变历史不是靠着嘴上说的,需要扎扎实实的做出事情来,史书之中,对朱由检的评论是很多的,但有一点是统一的,那就是朱由检不相信任何人,唯一相信的就是自身,而且朱由检怀疑任何人。

    因为和皇上没有多少直接的接触,郑勋睿尚无这样的想法,文震孟成为内阁辅臣之后,郑勋睿还感觉到高兴,认为皇上这是投桃报李,至于说他没有得到提拔,那也很正常,毕竟年轻,还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死法需要磨砺,可是父母到京城居住的邸报传来之后,郑勋睿的脸色迅速阴沉,心情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人质两字首先蹦出来。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皇上不相信任何人,这个毛病无法改掉,这就预示着大明没有未来,再好的局势也会因为水面上出现了一些白点子和花点子这种怀疑的心态毁于一旦,何况大明内外交困,辽东后金鞑子虎视眈眈,内部流寇造反,四处劫掠,各地都不得安宁,加之大面积的灾荒,老百姓陷入到水深火热之中,根本无法生存,这一连串的事情,绝非朱由检能够解决的。

    大明恐怕真的是气数已尽了。

    郑勋睿曾经给徐光启写信,专门提到了监军的事情,他不想榆林边镇出现监军,那样自己做事情会受到太多的掣肘,而且太监的性格大都是古怪的,也是贪婪的,来到榆林边镇,可谓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皇上没有往榆林派遣监军,却让他的父母直接进入京城居住,这就是扣押的人质,他日郑勋睿稍有风吹草动,京城的父母就麻烦了。
    这样的做法,让郑勋睿感觉到心寒,更是难以理解的。

    杨廷枢等人都表示了祝贺,不过郑锦宏、杨贺、洪欣涛、洪欣贵和洪欣瑜等人,没有任何的表示,他们没有感觉到高兴,这让郑勋睿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杨廷枢等人,和家人还是有着一定区别的,郑锦宏等人,一切以他为中心,不会在乎皇上有什么态度,可杨廷枢等人,还是看着皇上的态度,说到底他们还是拥护皇上的。

    这样的情况也很正常。

    不过收到邸报之后,郑勋睿的想法,有了一些调整了。

    郑凯华进入厢房的时候,发现哥哥的如“护筒”、“开筒”、“核算”、“快马”、“巡风”、“稽查”等等神情异常的严肃。

    他可能要离开延绥镇了,哥哥已经准备向朝廷举荐,让他到国子监去读书,包括二姐夫赵单羽和三姐夫梁兴力,都是要去读书的,毕竟此次剿灭高迎祥,三人都是有功的。

    郑凯华想取得功名,之前想的很是厉害,但是经过了小山坳之战,他的这种想法不是特别强烈了林一飞问要不要开个紧急会,人死如灯灭,也许哥哥时常说到的一些话是真的,能够平静的生活,那就是最大的满足了。

    不过这些方面,他暂时想不到很明白,毕竟年纪不大。

    “哥哥,有什么事情吗。”

    “父亲的来信,你也看到了,希望你回家去,撑起家里的一切事物,我本来也是想着你能够进入国子监读书,将来也谋求一份功名的,可如今想法改变了,我不想送你到国子监去了,希望你能够回到家乡去,玉蜀黍和甘薯种子的事情不能够停下来,必须支撑下去。”

    郑凯华看着郑勋睿,脸上的神心想情没有太大的变化。

    郑勋睿微微点头。

    “父亲、母亲和二娘都到京城去居住了,很多人认为这是好事情,未必,你我是兄弟,所以有些话我要直说,这是朝廷对我怀疑了,父母和二娘到京城,其实是作为人质,被扣押在京城的,昨天督军来到我的办公室如此情况之下,为了父母和二娘的安全,你不要继续谋求什么功名了,若是他日你我都成为朝中重臣了,郑家岂就这样牛大赖、马粪包和红卫兵把常万有五花大绑带走了不是更加的危险。”

    郑凯华的脸色有些发白。

    “哥哥,我明白了,我愿意回家去。”

    “很好,你收拾一下,明日就离开延绥镇,回到家乡去,我会派人护送你的,此外,文曼珊、冬梅、荷叶于杨爱珍等人,悉数来到延绥镇,还有玉环,一并到延绥镇来,她们不能够留在江宁县了,要不然下一步她们也到京城去了,那你我的手脚就完全被捆住了。”

    “家中尚有两百护向明星们一一介绍着景区内的各个景点院,你回去之后,就要统领他们了,为了家里的安全,可以继续招募一部分的护院,人数以五百人为宜,太多会遭遇到他人的怀疑,此次你回到家乡去,我会拨付三百匹战马给你,你回去之后好好的经再算上每天在不知不觉中花掉的十来法郎零用营,你一定要记住,江宁县谷里镇是我们的家乡,是我们根本的所在。”

    “哥哥,我回去了,二姐夫和三姐夫怎么办。”

    “他们和你不一样,我会举荐他们到国子监去读书,将来吏部授官的时候,让他们回到南直隶去,做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员,这样也不会引发外人的注意,夫妻之间分别太长的时间是不行的,二姐夫和三姐夫若是到远处做官了,二姐和三姐怎么办,独守空房不行。”

    “哥哥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你在这里,也要小心,若是朝廷有什么不满意的,大不了什么都不干回家去。”

    郑勋睿有些欣慰的点头,从小就心思重重的郑凯华,想问题果然是不一样的。

    “我不可能随便离开,我若是离开了,郑家军怎么办,他们跟随我出生入死,我不能够抛弃他们,你要知道,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有父母、二娘,有你和三个姐姐,还有三位姐夫,更加关键的是,我身边还有郑锦宏等人,文曼珊她们也要过上好日子,这就预示我今后一定要特别的小心,否则家族遭遇到灾难,那我就是万劫不复了。”

    郑凯华听的脸色发白,好半天才开口。

    “哥哥,听你这样说了,我觉得真的是不容易,做事情好难的,哥哥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得到的是怀疑,这样下去谁还愿意做事情啊“不会吧,什么都不做反而没有任何的事情了。”

    “你不要有这样的想法,虽说你暂时不参加科举考试了,但也不要忘记读书,你回到家里之后,事情很多,读书必须坚持殷弓了解了全部过程,同时不要忘记那么多的佃户了,基本上毫无实用价值他们完全依靠家里,这些佃户是非常忠心的,他们的命运也是和郑家绑在一起的惟恐天下人不把腿摔折喽,你要善待他们。”

    郑凯华离开之后,郑锦宏进入到了厢房。

    “锦宏,凯华明日就回家去了,父母和二娘全部都要进入京城,凯华只能够回去,撑起家里所有的事情,我已经给凯华说了,他也同意了,明日就离开,你今日秘密做好准备,带着一千将士,护送郑凯华回到家乡,同时携带三百匹战马,留在家中。”

    “回家之后,可以逗留几日的时间,让洪家堡的兄弟和家人团聚几天的时间,他们也是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了,那些阵亡的洪家堡的青壮,奖励的银子你负责亲自送到家人的手中。”

    “你还有两个任务,第一是抽调两百得意洋洋精锐的将士,护送父母和二娘到京城去,第二是互动文曼珊、冬梅、荷叶、杨爱珍以及玉环等人到延绥镇来,你争取在正月底回到延绥镇来,洪欣涛和你一起出发,他负责带着两百将士,护送父母和二娘到京城去。”

    郑锦宏听的非常仔细。

    郑勋睿说完之后,他沉默了一会才开口。

    “少爷,属下觉得老爷、夫人和二夫人到京城去,不是什么好事情,在江宁县多好啊,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

    “这样的话,在我的面前说可以,其他任何地方都不能够说,否则就可能获罪的,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够做出决定的,而且我今后还要更加的小心,你要记住,郑家军必须不断的壮大,我们有时间,我在延绥巡抚这个位置上面,暂时不会动的。”

    “郑家沙宁宁心情很不平静军越是强大,父母和二娘在京城就越是安全,凯华在家中也就越好做事情,否则,郑家的将来会令人担心的,建设强大的郑家军,这个重要的责任,就在你我和郑家军诸多将士的身上,这个时代,依靠他人是不行的,唯有自身的力量强大起来,才一开始是王道。”

    “延绥各地的驿站,发挥出来了重要的作用,下一步,驿站必须建设到京城、南直隶以及辽东等地,这些地方的情况,我们都需要掌握,机会合适的时候,我会考虑在郑家军之中,设立单独的情报司,可目前还不行。”

    “锦宏,你的职责很重,郑家军目前已经扩充到九千四百人了,日后将士的数目会越来越多的,管理方面也会愈发的严格,战马的数目也达看到一曲城垣垛子到八千匹了,这个规模,和关宁铁骑已经一样了,有人想着将郑家军比较为关宁铁骑,这可真的是笑话了,若是郑家军就是关宁铁骑的水平,怎干什么?快出去么可能承担重任。”

    “和蒙古部落的交易,不能够中断了,要继续进行,一切的事宜都由你负责,交易的重点还是战马,告诉蒙古部落的首领,我们需要的就是乌珠穆沁马,其余的战马我们不会接受,他们需要粮食,就拿乌珠穆沁马来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