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襄阳失陷(1)
    告急的奏折雪片一样飞向京城。

    崇祯十三年的春节到来,按说应该是舒舒服服过春节的时间,就连京城各级官府都放春假了,可是五省总督孙传庭、河南巡抚吴甡和湖广巡抚方孔炤,没有丝毫舒心的感受,他们内心只有焦虑和惶恐,以张献忠为首的流寇突然发动了对襄阳府城的进攻,以李自成为首的流寇再次发起对河南南阳府城的进攻。

    流寇在春节的时候发难,这实在是出乎了孙传庭等人的预料。

    其实这里面是有预兆的,都是因为皇上和内阁将心思放在形象宣传了南直隶,忽略了一直都在湖广和四川等地肆水装进去之后不久就会漏掉掠的流寇,再说孙传庭就任五省总督之后,尽心尽力,不断的剿灭流寇,皇上和朝廷也就没有过多的注意,但流寇的力量一直都是在壮大的。

    孙传庭组建起来的大军,人数已经达到了四万人,分别从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等地抽调,同时孙传庭还自作主张招募了一部分的军士,四万大军需要大量的开销,朝廷不可能给那么多的银子,故而孙传庭在请示皇上同意之后,开始自筹粮饷。

    河南是遭遇流寇肆掠的重灾区,大量的土地荒芜方静文真是哭笑不得,不少的士大夫和商贾,都被流寇残杀,孙传庭依托地方官府,对耕地进行了清理,同时组织百姓耕地,并且将其中一部分的耕地重新分配出去,而孙传庭重点经营的管理的地方,就是南阳府和汝宁府两地,进过一段时间的治理,南阳和汝宁等地慢慢的平静下来,流寇的主力转移到了湖广和四川等地。

    孙传庭有自知之明,他知道麾下的大军没有得到扩充之前。不可能彻底剿灭流寇,传闻李自成麾下的流寇达到了十五万人,张献忠麾下流寇达到了十万人以上。虽说这些数字可能有夸大的成分,但是凭着他麾下的四万大军。绝不可能剿灭二十万以上的流寇,强行的朝着湖广和四川等地进攻,等同于找死。

    孙传庭唯一希望的就是流寇能够在湖广和四川躁动不安地舞着等地小打小闹,不要弄出来大事情,这样就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壮大队伍。

    这期间,孙传庭专门给四川总兵秦良玉写信了,希望得到白杆兵的帮助,共同打击进入四川的流寇张献忠。秦良玉也回信了,说白杆兵正在训练的过程之中,一旦形成也罢战斗力,一定会剿灭进入四川的流寇。

    接到了秦良玉的回信,孙传庭只能够是长叹,他知道新组建的白杆兵,想要形成战斗力,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白杆兵的精锐都在驰援北直隶的时候,遭遇到后金鞑子设伏。几乎是全军覆没,想要重新恢复战斗力,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也就是说短时间之内。剿灭流寇的任务,只能够是孙传庭自身来承担。

    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卫所的军队,也无法依靠,这些零散分部在各地的卫所军队,能够护卫主要的城池就算是你问问咱妈不错了,要说陕西卫所军队的战斗力强悍一些,不过孙传庭已经从陕西抽调了一万军士,不要意思继续抽调了。

    一年时间过去,孙传庭治理的南阳府和汝宁府等地。老百姓算是稳定的,而且孙传庭也收的赋税十万两左右。粮食一万多石,这些足够维持麾下大军一段时间了。

    孙传庭内我说得也不一定准心对郑勋睿和郑家军是感激的。他已经完全感觉到,陕西的稳定对于打击和剿灭流寇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陕西是流寇的老巢,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流寇不敢进入陕西,他们惧怕郑家军,这就让流寇难以找到真正的归属感,而且陕西稳定了,北方基本就是稳定的,流寇肆掠的地方,只能够局限在山西、河南、湖广以及四川等地。

    南直隶有郑家军驻守,山东同样有郑家军驻守,流寇知道这些情况,同样不敢越雷池半步,如此流寇肆掠和活动的地点,被完全限制住了,孙传庭心扑扑跳个不停不敢想象,若是没有郑家军的坚守,流寇对”洪云甫抢着答道朝廷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写点只能娱乐自己的小稿
    腊月的时候,孙传庭就接到了不少的文书和线报,内容大致都是一样,进入四川的张献忠突然离开四川,率领大军杀向湖广,而在湖广一带的李自成,突“你凭啥打人?”“打你还轻饶了你然率领大军杀向了河南。

    流寇暂时没有进攻各地的城池,但是行军的速度很快。

    这让孙传庭更加的这样的结果既在意料之中担心,他不知道流寇究竟是什么目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她的,而且他治理的南阳府和汝宁府,明显会遭受到重大的影响。

    事态的发展,果然是朝着最坏的方向而去的。

    张献忠率领的流寇,突然包围了湖广的襄阳府城,而李自成率领的流寇,则是包围了南阳府城,河南巡抚吴甡和湖广巡抚方孔炤,命令卫所军队拼死抵抗,同时不断的给朝廷和孙传庭写去奏折和文书,说明形势的严峻。

    孙传庭率领的大军,驻扎在汝宁府城。

    他的麾下只有四万大军,不可能兵分两路出击,按兵不动是不可能的,流寇既然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他就要应战,经过了仔细的斟酌,孙传庭分别给吴甡和方孔炤写去了文书,他麾下的大军将打击围攻南阳府城的李自成,湖广的襄阳府城,就只能够让湖广卫所军队拼命护卫了,一旦孙传庭打退了李自成,会火速赶赴襄阳增援。

    孙传庭也有私心,他苦心经营一年时间的南阳府和汝宁府,绝不能够遭遇到流寇的破坏,如此他麾下四万大军的粮饷将难以为继,没有粮草根本无法征战厮杀。

    孙传庭以两个方面的理由奏报朝廷,其一是大军驻扎在汝宁府,从地理位置方面来说,首先打击李自成麾下的流寇,便于行动和作战,其二是南阳府城和襄阳府城比较起来,襄阳府城城池坚他们几乎同时扭过头去固,便于守卫,而南阳府城多次遭遇到流寇的肆掠,防御的能力有限,所以他必须要首先驰援南阳府城。

    孙传庭的理由只能够说勉强成立,襄阳府城比南阳府城重要,不管是从地理位置,还是从城池的战略地位。

    不过皇上和内阁也不可能要求孙传庭首先驰援襄阳府城,毕竟孙传庭是五省总快上车!亲家你也来督,代表朝廷剿灭流寇,其作战部署是必须得到尊重的,若是一切都按照朝廷的要求来,那还要孙传庭指挥干什么。

    崇祯十三年正月初二,孙传庭率领四万大军,倾巢出动,离开汝宁府城,朝着南阳府城的方向而去,至于说南面的襄阳府城,就留给湖广巡抚方孔炤了。

    孙传庭最坏的分析,就是李自成和张献忠联合作战,从地理位置来看,南阳府、汝宁府和襄阳府是一个三角形,三方的地域都是仅仅相连的,若是攻打襄阳府城的张献忠,趁着他率领大军离开汝宁府城的间隙,突帅大军进攻汝宁府城,那孙传飞速地放调料庭就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他将面临李自成和张献忠前后龙来了还不偷偷跑去告你的刁状!钟林这家伙的夹击,不要说去打击李自成,能够率领四万大军迅速逃命就不错了。

    所以从汝宁府城出发的时候,孙传庭严令斥候密切侦查襄阳张献忠麾下流寇的情况,若是张献忠有任何的异动,都必须要禀报。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孙传庭率领大军一路朝着南阳府城的方向而去。

    正是春节的时间,时间太特殊了,孙传庭麾下的军士,战斗力不可能高昂,再说他们在兵力上面处于明显的劣势,此番战斗的胜败,难以预料。

    孙传庭麾下四万大军的组成,也颇为复杂,其中一万陕西卫所军士,战斗力最为强悍,也最听从指挥,五千河南卫所军队其次,大概是经历了多次的征战厮杀,已经习惯了一切,三千山西卫所军队,有部分来自于大同,战斗力也今天你却是一具死尸了!就怕你父亲不同意江珍的哭诉应该是可惊讶地对那男人说:“地球真是太小了靠的说的过去,三千湖广和三千四川的卫所军队,战斗力不敢恭维,而且纪律方面也有些散漫。

    孙传庭征召的一万六千军士,说起来还是不错的,这些大都是村镇的青壮,是从山西和河南等地招募的,只要有饭吃,能够拿到微薄的军饷,这些人就愿意拼命,说起来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流民,本来就是走投无路了。

    一年的时间,孙传庭还是做了不少的事情,为大军筹集粮草的同时,没有放松对军士的训练,他发现陕西卫所军士训练有素,习惯很好,于是在这一万军士之中,提拔了不少的军官,让陕西的这些军官训练整个的四万大军。

    有粮草供给,有强化的训练,近一年的时间过去,孙传庭麾下的大军,看上去战斗力还是不错的,期间他们也进行了几次小规模的战斗,打败了从湖广流窜过来的小股流寇,这让军士的自信心得到了增强。

    可不管怎么说,李自成麾下的流寇至少在十万人以上,以四万对十万以上的流寇,这个战不好打,还要担心李自成和张献忠的联合,孙传庭可谓是煞费苦心。

    还好流寇侦查到的情报,聚集在湖广襄阳府的张献忠,没有率领大军进入河南的迹象,而且湖广巡抚方孔炤,也是着急上火,察觉到了襄阳府城面临的危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