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留下来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北宫雄朝那白衣男子问道。

    “司月。”司马幽月随便想了个名字。

    冯山立住了脚没错,跟着鹰鸠王来的人就是司马幽月。

    几日前,他们正在想怎么去北宫家会比较不让对方怀疑,小鹏突然站起来,推开窗户往外面看了看,说:“月月,我倒是有个办法。”<从古香古色的药柜中取出各种草药br />
    “什么办法?”

    “我刚才感觉到了鸟族的气息。”小鹏说。

    “你们在这里等等,我们先出去我沿楼梯一级级上了二楼一下。”司马幽月眼睛一亮。

    说完,她和小鹏出去了。不一会儿,子母石有了反应。

    “这附近有一个鹰鸠族,我是老了们先过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让他们带着我们去北宫家。你们先等我们的消息。”司马幽月的声音从子母石传来。

    “就你一个人去吗?要不我们和你们一起吧。”司马烈担忧的说。

    “爷爷,你们在城里等我,说不定到时候城里还需要你们布置”来人很平静一下。”司马幽月说,“你们放心吧,小鹏是他们的王,我们不会有事的。”

    说完她便掐断了和他们之前的联系。

    她们在城外拦住了两只化形鹰鸠,得知这里有鹰鸠一族,距离并不算远,于是他们便打算去找鹰鸠王帮忙。如果到时候真的打起来,说不定还需要他们的帮助。

    小鹏进化成金翅大鹏的事情在鸟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整个外围的鸟族都通过特殊的渠道得到了消息,不过因为距离太过遥远,所以其他地方的并没有去朝拜。

    司马幽月和小鹏去了鹰鸠徐冰家里族,鹰鸠王带着族人齐齐朝拜。

    “鹰鸠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王,我们遇到一点事情,想请你们帮助我们一下。”司马幽月开门见山的说。

    “如果我们能做的,尽管吩咐。”鹰鸠王说。

    司马幽月将事情说了一下,说希望能借鹰鸠族的人进入到北宫家,制造机会让我留下来,伺机寻人。

    “这个没问题。”鹰鸠王说。

    “另外,我想让你们能悄然潜到秋月城的外面,如果我们遇到什”胡妍红为什么要提出引水进入新区呢?一方面么问题的话,你们能够出手。”

    “这个也没问题。”

    “那就麻烦你了。”司马幽月没想到这鹰鸠王看起来人有点冷,不过却还挺好说话的。

    于是便有了鹰鸠王带着司马幽月到北宫家来的这一幕。

    北宫雄看着司马幽月如此淡定,那气势并非一般人能够拥有了,又能的鹰鸠王亲自相送,这身份定然不低,说不定是从中围来的。

    他笑了笑,问:“不知道司月公子想让我们炼制什么丹药?”

    但是如果也像刚才那桌人似的全走“破君丹。”司马幽月说。

    破君丹,和破神丹差不多的作用,不过作用的对象不一样。破神丹是为了让人能从灵级突破到神级的,破君丹是为了让神级的人能晋级到君级服用的。

    “破君丹?”听到这丹药,北宫家的人都吸了口气。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你们能炼制吗?”

    北宫雄说:“我们不能。”

    司马幽月皱眉。“为何?”

    “因为破君丹的定期或不定期地取走现金丹方已经失传很久了。即便是我们,没有丹方,也没办法为你炼制出来。”北宫雄说。

    听到这个,司马幽春天来电话了月倒是神情一松,说:“丹方不是问题,我有。”

    “你有?”

    “嗯。”司马尽管如此幽月说,“我看过那丹方,是八品丹药。只要你们有八品炼丹师就可以。”

    “八品炼丹师我们有。”北宫雄说,“可是这等级越高,丹药的成丹率就越低,我们的炼丹师之前没有练习过,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如果我们最后没有练成的话,恐怕没办法向你交代。”

    司马幽月叹了口气,说:“我也是一名炼丹师,这炼丹界的规矩我也知道。说实话,我准备的药材分量并不是很多,相尽办法也只能搜集到三分药材,所以我才会去找神佛莲,你也知道,这东西除了那些功效外,还能提高成丹率。我现在也是没办法了,我家那位已经寿元无多,只有尽快晋级到君级才能延续寿命。”

    “那可到了!他离了雷吉娜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炼?”北宫雄一边在心里想着哪个家族或者宗派有人符合这样的条件,一边询问。

    “还要等两日。”司马幽月说,“因为最后一种药材,还有两日才能成熟,到时候会有人和我联系,送到我这里来。我呢是先来探路的。”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现在我府上住两日,等药材送来后我们再开始炼丹。”北宫雄说。

    “好,不管炼丹成不成功,我们都会付你们丰厚的报酬。”司马幽月说。

    北宫雄对这点倒是没太大的要求,既然对方是炼丹师,自然知道每个品级炼丹师出手的底价,也不会赖账。再说,对方是鹰鸠王带来的,自己还真不好明着喊价。现在对方这么说,那这报酬肯定是不会少的了。

    “司月公子,如果确定要在我们这里炼丹的话,那丹方能不能先给半年来我们,我们要研究研究,以提高到时候的成丹率。”

    司马幽月有些犹豫,这可是失传的丹方,如果给了对方,到时候没了或者怎么的,自己就没有了。

    北宫雄看到司马幽月那样,心里了然,这种事情就算放在自己身上也是一样会犹豫,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不过最后,司马幽月还是拿出了一张丹方,古老的纸页显示出这丹方年代之久远,这定然不会是作假来的。
    <比一个人呆在家里强多了br />“还望北宫家主多多费心了。”司马幽月郑重的将丹方交给了北宫雄。

    “我会让他们好好研究研究这丹方的。”北宫雄说,“我先让人带你们下去休息吧。”

    “好。”

    鹰鸠王对住宿可是很挑剔,不喜欢外面的吵闹,北宫雄便将他们带到了后面一点的院不过有点偏子。

    鹰鸠王说想要靠近山,找个靠近山的院子就可以了,于是便给他们安排了一个靠近后山的院子。

    司马幽月在脑子里想了想北他垂头看着自己的双脚:“能出去走走吗?”我心头闪过一丝希望宫棠当初给自己说过的这后院的位置,发现这里和她们以往住的地方相距并不是很远。

    “你们都走吧,我们王不喜欢是有人类靠近。”一只鹰鸠朝引路的人挥手说。

    鹰鸠不喜欢和人接触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他们也没怀疑什么,都离开了。北宫雄得到消息,便命令那些人不要随意靠近那个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