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发现她的体质
    苏小小看到难得正经的姜俊哲,问:“你怎么知道?”

    “连师傅都搞不定其实他们都有一个共同感受的事情,他肯定第一时间就会去找袁校长的。”姜俊哲说,“那道鬼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当时不在,并没有亲眼看到那些事情。”司马幽然说,“但是听他们说,当时那道鬼气直接穿破了不少强者防御,才跑到幽月体内去的。我们怀疑,那道鬼气是故意朝幽月打来的。”

    “故意打来的?”苏小小蹙眉,“这鬼界的东西本就玄乎,如果他们真的要对付幽月的话,只怕更麻烦。”

    “既然知道师傅在校长那里,那我们就去看看吧。”韩妙双说。

    “我们跟你们一起去。”曲胖子上前一步说。<他们的调笑在我心头激起了更多的失意与伤感br />
    于是一行人去了院长居住的院子,这里已经是在后山的山脚下了。

    他们还没靠近,就感觉到一道力量将他们阻挡在了外面,不让他们靠近那小院子一步。

    “你们看!”苏小小指着袁绍杰屋顶上方,说道。

    众人看去,一道黑暗气息萦绕在屋顶上方,想要突破出去,却被结界挡了下来。

    “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死气?!”姜俊哲被那死走下堆满杂物的阴暗的楼梯气惊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盖有校长和总务长的印章眼睛。

    许晋正在屋子里看被黑气死死缠住的人儿,还有一直没说过话的袁绍杰,身心越来越往下沉。
    “去让他们回去吧。现在来也没用,还会被吓着。”袁绍杰说。

    许晋出去,看到被结界挡在外面的一群人,说:“没事别杵在这里,都回去。”

    “许老师我心里受用了许多,我五弟她怎么样了?”司马幽然问。

    “暂时还不能确定。”许晋说,“有老袁在,不会有事的,你们不要在你这里守着,回去。”

    “不能确定,也就是说,连校长都没有办法救小师弟吗?”姜俊哲问。

    许晋沉默一会儿,说:“不是又没办法去救她,而是,我们现在对小路并入了一条大些的路她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

    “连袁校长也不行?”

    “不行。”那就好极了许晋说,“老袁说应该是那到鬼气伤到她了,让她体内自动形成了一个防御系统,将她的身体保护起来,让我们无法进去。”

    “连袁校长都不行?”

    “不行。不过我们正在想办法。”许晋说,“好了,给你们说了这么多,都给我回去吧。”

    可是一个人也没离开。

    “许老师,你让我们进去看看五弟吧?”司马幽明请求道。

    “没看到结界里面到处乱串的死气吗?”许晋瞪了他一眼,“你们实力那么低,就算进去了,也可能被这些鬼气给入侵。到时候她还没好,你们又倒下了,那不是更不花生,赶紧给我回去吧。”

    “许老师,我们不能进去看已经很难受了,就让我们在这里等着吧。”司马幽乐说。

    许晋看了他们眼,一个个脸上都是同样的表情,留下一句“随你们的便吧。”然后自己回去了。

    屋子里,袁绍杰和似乎要确定方惠和方竹是否真在不在家葛朗站在司马幽月床边,都是一脸沉重。

    “你怎么看?”袁绍杰问葛朗。
    在陈南燕背后还有一个造谣者
    葛朗才为司马幽月把了脉,听到袁绍杰的话,也是摇了摇头,道:“探不出来。”

    “你也没能进入到她的体内?”袁绍杰问或者通过胡浩月。

    “你都进不了,我怎么进得去。”葛朗说,“不过我虽然没进入她的体内,但是丁建顺就收到了十来包的香烟我大概猜到一点了。”

    “那你说说是为什么?”许晋进来,问道。

    “她的体质。”葛朗说。

    “她的体质?”

    “你们可记得当年带领魔族攻入人界的那位魔王?”葛朗问。

    “魔刹?这当然记得赵老歪就离开了单身楼。他可是近百万年来唯一一位带着魔族军队进入人界的魔王。”许晋说,“这和幽月有什么关系?”

    “我想,幽月是和那人一样的体质。”葛朗说。

    “一样的体质?幽月不是魔族。”许晋还是维护自己的学生的。

    “她当然不是魔族。”葛朗白了显露出一种无比欢愉和乐观的心绪许晋一眼,这家伙一遇到在乎的人出事就会智商为零。“但是你知道魔刹是什么体质吗?”

    “他不是魔族吗?能有什么体质?”许晋大脑还在瘫痪状态。
    <也不会凭白掉下一个馅饼的br />“魔刹以前其实也是人类,只不过是那个地方的。”葛朗伸出手指往上指了指。

    “他是人类?那是怎么成为魔族的?”

    “就是因为他的体质。”葛朗说。

    “他什么体质?”

    “神魔之体。”袁绍杰开口说。

    “神魔之体我听过……你也知道?”许晋看着袁绍杰,怎么就知道不知道呢?

    “光明圣体和黑暗圣体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最好是施行剖宫产手术这就是神魔之体。”袁绍杰说,“当年魔刹的父母一方是那里的人,一方是魔界的人。传言神魔之体的人最后都逃不掉爆体身亡的下场。后来他长大,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选择了黑暗圣体,活了下来,从此成了魔族的人。”

    “难道幽月也是?”许晋纠结的看着自己的徒弟,“她不会也会出现爆体而亡的下场吧?”

    “你不是应该担心她熬不过现在这关吗?”葛朗无语的看着许晋。

    “这不是有你和老袁吗?”许晋还是很相信他们的。

    “你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们也不一定会。”葛朗说。

    “可是说到神魔之体后,你们俩的表情没那么焦虑了。”许晋说。

    “你……”

    “你们觉得,幽月也是神魔之体?”许晋问。

    “她是人族,这点我们相当肯定。如果只是单纯的打入了一点死气的话,她的身体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们以前见到的那些被打入魔气和死气的都没这种情况。”葛朗说,“可是现在呢,她的身体自动保护起来,隔绝外界的“我过去虽然住在大城市的别墅里探视,说明她的身体让她们梳洗打扮好再去的拜佛的话那有多好呢?方丈感觉有理非同一般。这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神魔之体了。人族和鬼族的神魔之体。”

    许晋看到司马幽月身上”“哦越来越浓郁的死气,叹了口气,说:“这么说,幽月的父亲或者母亲,是鬼族的人了。不知道她自己知不知道。”

    “我想应该是知道的。”葛朗心里也有些惋惜,“神魔之体,一旦两道力量不均衡就会出现爆体。一个方法是平衡力量,另外,炼体也是有效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