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节胜利(3)
    (感谢123996、懒猴刘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感谢天下纵横有我的打赏,谢谢了。)

    郑锦宏率领五千郑家军将士,负责攻打复州城。

    严格说起来,复州之关键,丝毫不亚于旅顺口,占领了复州,南面可以控制北汛口、南汛口、长生岛和中岛等地,这些地方几乎都是重要的港口或者是码头,北面可以直接威胁辽河入海口盖州,东面可以策援旋城、宣州、铁山以及皮岛等地,西面则可以掌控渤海湾。

    复州同时是旅顺口和金州等地的屏障,尽管后金鞑子可以选择其他的路线进攻旅顺和金州等地,但若是复州驻扎有明军,后金鞑子就要担心遭遇到前后夹击的境况,绝不你妈还等着你养呢敢放手进攻金州和旅顺等地,至于说永宁,算是复州的前沿阵地。

    一旦郑家军牢牢控制了复州,那么驻扎在盖州的后金鞑子,就要时刻处于心惊胆战的境地,这里面最大的缘故,是后金鞑子缺乏水师,盖州一旦遭遇进攻,将是陆路和海路的两面进攻,失陷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从地理位置上看,后金鞑子是决不能够失去盖州的,一旦盖州被明军占领,那么辽阳都遭受威胁了,这是后金鞑子难以承受的。

    正是因为盖州的重要,故而后金鞑子与明军在此地进行了多次的拉锯战,天启五年后金鞑子就完全控制了这里,十余年的时间过去,这里已经成为后金领土的一部分了。

    郑锦宏知道复州的重要性,也知道郑勋睿为什么派遣五千将士进攻复州。按说复州城内驻扎的后金鞑子只有一千人,汉兵也只有一千二百人,合计就是二千二百人,战斗力不可能说是那么的骁勇,但复州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了。郑家军占领了复州,就能够很好的护卫旅顺和金州等地了,复州以及永宁将成为一道坚固的防线,让后金鞑子无法逾越。

    七年时间过去了,从郑家的护院到如今的郑家军,郑锦宏一直都是致力于其中。多年的磨砺,让他的指挥能力和视野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也有郑勋睿的着力培养,郑家军每一次经历的重大战斗,他都是跟随在郑勋睿的身边。亲眼看着郑勋睿做虚火上升出决定,亲眼看着郑家军取得一次又一次战斗的胜利。

    郑锦宏没有任何的功名,学识一般,可就是这样的身份,却成为了郑家军的总兵,在郑家军将士的眼里,除开郑勋睿,就算是他了。处于如此的高位,郑锦宏若是不努力,也是难以胜任的。

    接受了攻打复州城的任务之后。郑锦宏没有急着马上出发,而是思考了大半个时辰,同时将宋理找来,细细攀谈了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五千郑家军将士一直到午时才从旅顺出发,前往复州而去,可以说是几路大军之中最后出发的。

    大军经过金州的时候。刘泽清已经占领金州,郑锦宏简单的和刘泽清交流几句话。命令大军加快行军步伐,迅速赶赴复州。
    正月初四至少在心理上不会有什么亏欠午时。五千大军抵达复州城郊。

    郑家军的动作太快了,正月初一从蓬莱城出发,正月初二晚上就抵达双岛,展开了进攻,正月初三的辰时,已经占领了旅顺和双岛,接曹成一笑着大军兵分五路,开始了大规模的进攻,相继已经占领了金州等地,如此迅速的动作,消息根本来不及传播出去。

    郑勋睿速战速决和保密的作战理念,得到了充分的贯彻和落实。

    郑锦宏率领的五千郑家军她的马靴擦得很亮将士,抵达复州城郊的时候,复州城方向没有任何的防范。

    究竟是马上就展开进攻,还是天黑的时候展开进攻,亦或是正月初五一大早展开进攻,这需要郑锦宏做出决断,郑勋睿的要求是正月初五必须拿下复州城,也就是说郑锦宏可以选择在翌日一大早展开进攻,这也是作为保险的做法。

    但五千大军驻扎在城郊,距离复州不足十里地,任何人不敢保证泄漏消息。

    郑锦宏迅速做出决定,一个时辰之后展开进攻,大军迅速做好战斗准备。

    宋理再次来到临时搭建的中军帐。

    郑锦宏的神色异常的严肃,尽管郑勋睿多次说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可是长期从事情报工作的郑锦宏,还是非常的谨慎。
    <一住就是半个月br />跟随宋理一同进入复州的,是郑家军的参将苏蛮子。
    “宋理,此次战斗的重要,我不想多说了,大人信任你,赋予你重任,我希望你能够很销售面向全世界的客户好的完成任务,若是此次能够顺利占领复州城,彻底剿灭城内的后金鞑子和汉兵,你就立下了大功,郑家军历来是赏罚分时慧宝又惊又喜明的,你可明白。”

    宋理明白郑锦宏的意思,当即单膝跪地,抱拳开口说话了。

    “将军,属下拼死效力,若是不能够完成军令,情愿提头来见。”

    郑锦宏点点头,对着站在旁边的苏蛮子开口了。

    “苏将军,占领城门至关重要,你们只有两百人,要面对五百汉兵的进攻,不管遭遇多大的困难,都要守住,坚持到大军发动进攻的那一刻。”

    依旧是一队身穿汉兵军装的军士,朝着复州城而来。

    所不同的是领头的人是宋理。

    驻守复州的汉兵,还是认识宋理的,毕竟送来是千户,也时常到复州来,旅顺口和复州之间的联系还是不少,毕竟这两处都是满八旗特别注意的地方,也是重兵守卫的地方。

    领头的是宋理,又是正月初四,你们笑什么呢?是笑老师差点摔跤时间不一样了,故而守卫城池的军士没有在意,脸上甚至带着笑容。

    复州城与其他地方不一样,大批量的军士是不准直接进入城池的,一千二百的汉兵,除开其中五百人负责守卫城门和城墙,其余七百人也是驻扎在城外军营的,满八旗的军士全部守候在城内。

    所以说宋理能够带领两百余汉兵来到城门处,应该是经过了军营所在地,这也让守卫城池的军士放心很多,至少不存在汉兵哗变的问题。
    <吴玉华主动陪林母来检查br />宋理等人走到城门处,军士很客气的开口了,说是宋千户想进入城池没有问题,但按照规矩,最多携带十人进入,其余人都要在外面等候,不准进入城池。

    面带笑容的宋理,走到城墙根下的时候,突然从怀里掏出了尖刀,插你就忘了吗?”张大南说进了军士的喉咙里面,这个时候,苏蛮子也动手了,干掉了另外一名军士。

    其他的军士迅速围上来,假装发生了争吵,苏蛮子带着三十人,趁着争吵的混乱,迅速进入甬道,朝着城墙上面而去。

    城墙上面的军士,也发现了下面的争吵,这样的情形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一些汉兵想着进入到复州城去看看,却因为满八旗定下的规矩,不能够进入,可规矩是死的,大家都知道,无非是发泄一下我不说你也该明白怨气,要真的敢冲进城去,最终都是被毫不留情的斩杀的。

    城墙上的军士只是探头看了一下,这样的事情他们可不想搀和,弄的不好自己都跟着搭进去,遭遇到满郝强带着黄运来等人就撞进来大声说人的责罚。

    城墙上面出现短促的惨叫声,被下面的争吵声掩盖了,想着进出城门的百姓,早就躲避到一边去了,要是和这些当兵的对着干,那是自找倒霉的事情,看都不要多看。

    距离城门不远的营房里面的汉兵,终于被惊动了,一些军士拿着长枪陆续出来,走向了城门所在的地方。

    等到他们进入甬道,才发现事情不对,可惜已经晚了。

    厮杀瞬间在甬道内展开,汉兵绝不是郑家军将士的对手。

    城外军营,郑锦宏轻蔑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汉兵,和已经被斩杀的部分汉兵,嘴里冷冷的发出进攻复州城的命令,不管宋理和苏蛮子是不是得手,这个时候都要展开进攻了。

    隆隆的马蹄声瞬间出现,一股洪流朝着复州城而去。

    已经占领城门的苏蛮子和宋理,眼睛都有些红了,刚刚的厮杀,顺利的他们都想不到,驻守城门的汉兵,几分钟之后就投降了,或许是看到宋理都投降了,其他人也不想顽抗了,这些汉兵放下了手里的兵器,老老实实的站在城墙下她放声大笑面。

    汉兵投降是好事情,可这也预示着消息马上就要泄露出去了,城“我这人英语就这烂水平内有一千后金鞑子,苏蛮子麾下只有两百人,不可能与多达千人的后金鞑子面对面的厮杀。

    听到马蹄声之后,苏蛮子的脸上露出了欣便问道慰的笑容。
    我很明白
    厮杀在城内展开了。

    郑锦宏一口气派出了三千郑家军将士,围攻后金鞑子的军营,此外派出一千人,维持城内的秩序,剩下的军士,注意四周的城门,防止有后金鞑子逃走。

    做好了充足准备的郑家军将士,面对毫无戒备的后金鞑子,战斗的情形是完全可以预料到的,厮杀主要在后金鞑子的军营处展开,后金鞑子没有任何离开营房的机会。

    一个多时辰过去,营房四周遍布血腥味道。

    满身是血的苏蛮子,来到了郑锦宏的面前。

    “将军,斩杀六百五十五名后金鞑子,生擒三百四十五名后金鞑子,被斩杀的后金鞑子,包括一名甲喇章京,三名牛录额真。。。郑家军阵亡七十五人,重伤十七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