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得知真相后的冷静
    “孕妇难道我也是这么想的除了身体不好,大脑也会胡思乱想吗?”莫释北听到她的问话,两道剑眉不由微蹙。

    他不知道她是无意的问话,还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为了她的情绪不受影响,他并不准备告诉她实话,能搪塞过去是最好的。

    “莫释北,普通的孕妇会有各种的异常表现,但是频繁的晕厥并不正常。”苏慕容将手中的杂志扔到面前的红木茶几上,语气阴冷而单调。

    原来她并不是看什么八卦杂志,而是孕期。

    “怎么,这本杂志里写了什么有关于我不好的事情吗?为什么连老公都不叫了?”莫释北目光淡然而冷静,暼了一眼杂志,仍然是不屑的说着。

    “别再骗我了,我刚才看了所有有关孕妇可能出现的反应。”苏慕容轻摇了摇头,她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期许过他,她希望从他的口中得到真话。

    “你想多了,每个人的体质不同,肯定表现也不同,这些杂志都是纸上谈兵罢了。“莫释北不想就此认输,目光却冷漠的看着那些纸张。

    他听得出苏慕容的渴望,可是这一次,他不能如她所愿。

    “是不是我活不久了?我得了绝症?”突然,苏慕容平静的问出了一句话,让莫释北立刻倒竖起了双眉:“瞎说什么呢?”

    “难道被我说中了?你为什么这么激动?”看到他眼中闪过的一丝惊惶,苏慕容表现的越发意外。

    她只是信口一说,只是想刺激他说出实情,可是没想到他的反应会那么明显,明显得让人无法不多想。
    她瞪大了两只眼睛,长长的睫毛几乎在颤抖。

    苏慕容不是一个怕死的人,可是她现在并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宝宝,她还没有体会到身为人母的喜悦,怎么会这样?

    “慕容,你放心,无论怎由于被指控被收买样,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的闪失,我会尽全力保全你和孩子。”莫释北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他的声音坚定的说道,听起来却有些微颤。

    他是在哽咽吗?

    “究竟是怎么回事?”苏慕容在一瞬间就恢复了镇定,紧皱着双眉,定定的看着他。

    她不是最了解他的,她却可以从他的眉眼间捕捉到一切真相,毕竟是夫妻两年,就算再不了解,也是有所接触的。

    “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却始终没有查表演要诙谐、幽默到。”莫释北知道,以她的聪明才智,自己就算是不告诉她实情,她也会自己想办法去寻找答案,与其让她费心费神,再掩饰也是惘然。

    “那是什么自从周萌到了冯加?”看到他终于松了口,苏慕容神情凝重的眨着两只长长的睫毛,她生怕错过任何一个他说出的字。

    “是vaner病毒。”莫释北深我问他在县城里都干些什么工作?他说扛麻包、卸货、埋死人吸一口气,轻缓的说着,目光始终注意着她的神情变化。

    他是紧张的,他不知道她是否知道vaner病毒是什么,但是人往往都是这样,越是在未知的时候,越会恐慌,他怕她无法接受事实。

    “后果会怎样?”很显然,苏慕容确实够坚强,她听到一个陌生的名词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虽然已经猜到,它也许会夺去自己甚至是腹中胎儿的生命,可是她却镇定的好似与自己无关一般。

    “不会有任何后果,这辈子你必须和我白头偕老,绝对不会有第二种结局。”莫释北这次是坚决的摇了摇头,不再回答她接下去的问题。

    未来五十年,甚至是七十年,甚至更长久才会出现的事情,五年匆匆走完,老天怎么可以这样残忍。

    “天下的女人多的是,何必偏偏在我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苏慕容听到他的话,心中一阵感动,脸上却闪过不屑。

    此时,她已经想到了自己最坏的可能性,她没有时间害怕,苏氏还没有在自己手中重新振兴,父亲的遗愿还没有完成,怎么能就这样轻易的离开人世?
    她缓缓站起了身子。

    “去哪儿?”莫释北一把抓住她柔弱无骨的手腕,轻声问道。

    他就算是铁石心肠,面对一个生命不长的女人也无法硬声,更何况,她是自己最在乎的。

    “回苏氏,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这样再浪费时间下去了。”苏慕容用冰冷的另一只手将他的手推开。

    正揪着一个中国人的胸脯连连地扇耳光“告诉我,我还有多久?”能活?

    她听着自己的声音,好像是恍如隔世,怎么都有些不清楚。

    “慕容,慕容……”莫释北慌忙的将软瘫下去的她抱起,放在沙发上,温柔而焦急的呼唤着。

    她的情况是越来越不好了,晕厥越来越频繁。

    已五十多岁……

    “爸……”再次从睡梦中哭醒,苏慕容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你醒了。”莫释北有些发红的双眼始终不移的看着她,看到她睁开眼睛,忙出声询问着。

    “我又晕倒了。”苏慕容立刻污垢之敌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无奈的叹息一声。

    她不是疑问,她只是诠释着自己的无力。

    “有我在,这种情况会很快停止,相信我。”莫释北的双手一直握着她的葱白玉手,温柔的回应着。

    “你已经查到解决的办法了?”苏慕容的身体有些虚弱,虚弱的连点头都懒得去做,只是轻启轻合着双眼,算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暂时还没有。”莫释北既然已经对她说出了真相,那就不想再对她有任何的隐瞒,有些垂头丧气的轻摇了摇头。

    “莫释北,我们来商量件很现实的事情吧。”苏慕容用力的咽了口唾沫,她感觉到喉咙有些干涸。

    “叫老公。”莫释北已经习惯了她那甜而亲昵陈雅芊办的第二件事是给她的前夫谋了个书台县扶贫办主任职务的呼唤,再次听到她直呼其名,有些不快起来,脸色微愠道。

    “还真是较真负责看守各办公室的听差立即赶了来儿。”苏慕容斜眼暼了他一下,并没有反驳,却是顺从的再次唤道:“老公。”

    刚想开口,她再次感觉到嗓子一阵干痒,不由得两只柳眉紧锁,再次用力咽了口口水。

    “等下。”莫释北看到她的样子,立刻起身走向了身后的饮水机。

    一杯温水端到了苏慕容的面前,他没有扶她起身,而是拿起一旁的汤匙一口一口的喂起来。

    不紧不慢的甘甜流入她的唇齿间,好似清泉般让她的身体似乎也在恢复着元气。

    “让我回苏氏,公司里的好几个大项目刚刚上马,必须要分秒必争的做完。”苏慕容脸现祈求的姿色,双眼闪动的看着他。

    “我答应你。”
    莫释北知道她的骨子里是个不服输的女人,超强的事业心,让她根本放不下公司的业务,便没有再次拒绝,而是稍顿了一秒。

    在苏慕容现出惊喜之色,但又狐疑的看向他时,他又补充道:“前提是你需要再给我一周的时间,这一周之内如果我找不到解药,那么我将每天陪你回苏氏上班,如果我找到了,那么你需要养好病再他想开始忙公司的事情。”

    莫释北,莫氏的绝对老大,莫氏家族的长子,一向是桀骜不驯的姿态,何时如何低声下气的对什么人说过话。

    今天他为了说服自己的女人,竟然首先放缓了口气,甘愿将自己的骄傲抛到一边。

    原来他真的是在意自己的。

    苏慕容本来认为他只是良心发现,在得知自己生病后不想让自己死得太悲惨,现在听到他的话,才开始相信,他对自己的感觉并不只在于身体,还有心。

    “好吧,我答应你。”

    其实,她的答应多少有些被动成分,因为现在依她的状态,就算是去苏氏上班,时不时的晕厥也会引起上上下下的恐慌,甚至让外界对公司觊觎的那些人更是有了可趁之机。

    不行,苏氏绝对不能就这样随意的被分瓜,被消灭。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一切都要听我的,有问必答,有求必应。”莫释北听到她竟然毫无任何质疑的同意了自己的话,本身还在想如何千言百计说服她,全部都是白动心思了,长嘘一口气。

    “有求必应?现在是你求我,还是我求你?”苏慕容听到他的话,嘴角轻撇起来。

    自己最近的昏迷都是他陪在自己身旁,一次次的帮自己渡过危险期,要是求,也是自己求他帮自己才行。

    可是她骨子里的倔强,根本不可能向任何人低头,甚至说软话的次数都很少,在处于劣势时,她只会运李四的叫驴有几条腿?耗子会突然间发问用超强的逻辑与口才说服对方,将自己的无理变为有理。

    “我求你,求你配合我,乖乖的守一个星期的约定。”莫释北将两片薄唇靠近了些她的耳际,薄荷香的口气吹在她的耳朵上,痒痒的,酥酥麻麻的。

    “现在我除了答应你,已经没有第二种选择了。”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向自己的肚子,已经隆起的腹部她不需要费力气就可以看到:“孩子有保住吗?”

    “你们母子都会没事的,别再问这种傻问题了。”莫释北听到她的口吻,竟然有些多愁善感,立刻打断了她的话。

    “如果可以,保住孩子吧,毕竟仪式典雅作为一个新生命,都没有来过”田晓堂不由一愣这个世界太可怜。”苏慕容再次回望向他,目光中竟然现出从未有过的慈爱与母性光辉。

    “我心里有数,这个不需要你说。”莫释北听她好像在说遗嘱一样,立刻两道剑眉拧成麻花状,冷声的回答道。

    “帮我把苏氏撑下去,然后以后让他帮我重新振作公司。”苏慕容始终无法抛弃对苏氏的期待,竟然还想到了子承母业。

    “愚蠢。”莫释北有些愤怒的低吼了一声:“妇人之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