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从容淡定
    “父亲,大娘,哥哥是县试案首,县试案首啊。。。”

    “老爷,夫人,少爷是县试案首,县试案首啊。。。”

    距离府邸尚有几百米的时候,郑凯华和郑锦宏就大声嚷嚷开了。

    县试结束之后,郑勋睿回到了家里,闭门和郑福贵一起制种,这是天大的事情,关系到他以后是不是有发展夏天天气又这么燥热的资本,不管怎么说,在崇祯年间生活,没有钱是不行的,就算你是神仙,也不会有人理睬的,至于说县试的结果,他忘记关心了,反正关心也没有作用,结果是摆在那里的,要是自己这篇文章都不能够过了县试,那是天大的笑话了。

    发榜的这天,一大早郑勋睿和郑福贵就进入到密室里面,北面的三间房屋,已经被视为家里的禁地,除开郑福贵和郑勋睿两人,其余人全部不准靠近,否则家法伺候。

    郑凯华和郑锦宏可是非常惦记这件事情,一大早就赶着马车到县衙去了,发榜在县衙外面的榜棚上面,他们赶到县衙的时候,榜棚外面已经有很多人了,两人安置好了马车,急匆匆的饶过了照壁这期间也赏给了她的丈夫一次又一次的疑窦,抬头就看到了忠廉坊的牌坊,牌坊的两边就是榜棚了。

    红色的榜书很快贴出来,站在前面的人大声念着榜单上面的名字,听到“案首郑勋睿”的时候,两人忍不住拼命往前挤,嘴里大声说着是郑勋睿的家人。挤到了前面,看见了红闪闪的榜单,上面写着案首郑勋睿的名字,他们终于相信了。

    郑锦宏当时是忍不住大喊大叫,说自家少爷是案首,周遭的人投来的目光是羡慕的,不过其中也有阴毒的目光,距离他们不远的刘荣,投射出来的就是这样的眼神,兴奋之中的郑凯华和郑锦宏,当然不会注意了。
    他们拼命往家里赶,几乎是一口气赶到的。

    距离府邸还有很远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的嚷嚷开了。

    很快一些人从家里出来了,县试案首可不简单,那就是全县读书人的第一名啊,想不到被郑勋睿得到了,谷里镇关于郑勋睿的传闻可是不少的,尽管说郑家的玉蜀黍和甘薯轰动了谷里镇,但绝大部分人认为,这都是郑福贵的功劳,至于说郑勋睿,还是带着纨绔的名声。

    想不到这个纨绔的郑勋睿,竟然成为了县试案首。

    不少人脸上带着震惊的神情,百姓对读书人是崇拜的,既然郑勋睿成为了县试案首,那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以前的事情根本不算什么了。

    士绅富户的看法更是不一样,江宁县县试的案首,府试、乡试都是没有问题的,甚至会试和殿试都问题不大,金榜题名的时候,就意味着官袍加身的时候。

    跟在郑凯华和郑锦宏两人后面的人不少,有人小声议论,也有人大声询问两人,得到的答复是肯定的,郑家的郑勋睿成为了县试案首。脚尖分明已经悬着

    管家早就看见这一幕了,他急匆匆禀报夫人之后,朝着北院而去,距离北院三间房屋尚有十几米的时候,大声开口了。

    “老爷,少爷,小少爷和郑锦宏回来了,少爷是县试案首。。。”

    房屋们被迅速打开了,郑勋睿被郑福贵拖出来了。

    “管家,你说什么,清扬是县试案首。。。”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郑福贵哈哈大笑。

    “好啊,好啊,我郑家终于到了出头的时候了,清扬快按照司马迁的观点点,快去收拾一下。”

    消息瞬间传遍府里内外,荷叶和玉环两个丫鬟,早就在郑勋睿的卧房外面等候了,丫鬟是夫人专门派过来的,帮忙少爷收拾。

    看见慢慢走过来的少爷,脸上和头上都是灰尘,衣服上面的灰尘更多,荷叶着急了。

    “少爷,奴婢和玉环妹妹帮着您拾缀,玉环妹妹,帮忙给少爷打水。”

    荷叶和郑勋睿之间有肌肤之亲,所以动作自然亲切很多,她拉着郑勋睿朝着屋里走去,给少爷找换洗的衣服。

    郑勋睿一边走一边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些什么。

    收拾完毕,来到堂屋的时候,院子里早就站满人了。

    郑福贵、马氏和孙氏坐在上首,郑福贵的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马氏眼睛微微有些红,显然是哭过了,孙氏的脸上,同样带着泪“我家老大是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痕,这么长时间过去,她完全信服了郑勋睿,郑勋睿取得功名猛地发觉她比自己还要高一点,郑凯华也可能都会选择沉默或愤怒一样能够得到巨大帮助的觉得突然。

    郑勋睿走进堂屋,对着坐在上首的郑福贵、马氏和孙氏稽首行礼。

    “孩儿拜见父亲、母亲、二娘。”

    “清扬,为父真的是高兴啊,想不到你成为了县试案首,厨房已经在准备酒宴,酒宴之前,我带着你去拜祭祖宗,这是祖宗显灵。”

    郑勋睿的脸上没有特别兴奋的神情,这倒不是他轻浮,而是心思依旧在制种方面。

    “孩儿记下了,不就是县试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殿试高中才是真正的本事。”

    郑勋睿这句话说出来,堂屋里面瞬间安静下来了。

    迅即,郑福贵跟一个完全能做你父亲的男人上床哈哈大笑了。

    “好啊,好啊,我儿有志她便好像又闻到了那股臭味儿气,为父等着你这里很少有人比队长岁数大金榜题名。。。”

    五里之外的赵府。

    哭丧着脸的赵洪泉,低头叹气,一边的婆娘眼圈通红,喋喋不休的埋怨。

    “。。。都是你,退什么婚,清扬是县试案首,你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女婿,这么好的女婿,被你给撵走了,你要奴家和女儿怎么活啊。。。”

    说着说着,婆娘眼泪再次出来了。

    “好了,我怎么知道清扬会成为县试案首啊,你就不要大声嚷嚷了,周遭都等着看笑话,这个时候,家里人都不要出门了。”

    后院,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子,站在房檐下,默默的流泪,她就是郑勋睿曾经的媳妇,可惜父亲已经退婚了,这一切都成为过去式了,今后她恐怕成为谷里镇的笑话了。

    不一会,婆娘来到后院,看见宝贝女儿正在默默流泪,连忙上前了。

    “女儿不要多想了。。。”

    “母亲,女儿想出家为尼。。。”

    “女儿不要这样,你这是要娘的命啊屋里很乱,都是你那个天杀的父亲,做出这样的事情,丢死人了,呜呜呜。。。”

    郑氏祠堂。

    郑勋睿的大伯郑福禄、二伯郑福寿、三伯郑福海和四伯郑福南都在这里等候,看见郑福贵带着郑勋睿过来之后,郑福禄迎上来了。

    “清扬,你考中县试案首,这是郑家的荣耀啊,我听说你不在乎,金榜题名才会高兴,有这份志气是很不错的,但也不能够妄自菲薄,今日来拜祭郑氏祖先,你一定要许愿,让祖先保佑你,日后金榜题名。”
    <就停下来开始洗头br />“清扬记下了,感谢大伯教诲。”

    郑福禄高兴的点头,摸了摸山羊胡子,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郑家的老大,父母去世之后,他就是最有威望的人了,家族出现了县试案首,这是巨大的荣耀,也是开始腾飞的标志,尽管说荣耀在郑福贵家里,但兄弟之间是一定能够得到照拂的。

    拜祭仪式是严肃的。

    祠“这工作不能干了堂不准女人进入,只有家族的男人才能够拜祭,一般来说,拜祭仪式只有在重大节日的时候才会进行,譬如说春节期间,其次就是家族发生了重大的事情。

    郑福禄、郑福寿、郑福海、郑福南、郑福贵和郑勋睿五人,低着头走进了祠堂。

    几十个牌坊摆在中间,正中间挂着三张硕大的画像,他们是荥阳郑氏的祖先和创始人,被称作郑氏三公,分别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郑恒公姬油,郑武公姬掘突,郑庄公姬寤生,这三人的图像,在任何一个荥阳郑氏家族祠堂都是要挂上的,这是家族的荣耀,延续千年的荣耀他从来不提林氏与薛诗华的旧事。

    面对祖先,要行两拜六叩的大礼,这是谁都要遵守的,就算是不爱下跪的郑勋睿,也但并不表明他就不需要钱了要老老实实做,这也是他应该做的,前世的时候,过年上坟,在坟墓面前,也是要跪下磕头的,这是中国人的礼仪。

    ”“好恭恭敬敬磕头之后,郑福禄将三支香递给了郑勋睿。

    这次的拜祭,有资格上香的只有郑勋睿。

    此次拜祭的仪式,不是特别的隆重,若是郑勋睿金榜题名,高中进士了,回到家乡之后,拜祭仪式就不一样了,郑家所有的族房都要赶过来,都要参加拜祭仪式。

    郑勋睿的神情很是专注,点燃了香,轻轻摇晃,让香的明火熄灭。

    走到了烛台的前面,郑勋睿再次抬头,看了看图画之中的三人,将三根香插在了香炉之中,也就是这个等到北魏大军到来时候,一股豪气突然从心头冒出来,我也要向郑氏三公一样,名垂千古,让子孙后代,甚至是天下人都来拜祭。

    离开祠堂的时候,郑勋睿恢复了平静,尽管说酒宴已经摆好了,尽管说忍一忍吧长辈都给他敬酒了,可他愈发的冷静,县试的确不算什么,县试案首不能够代表什么,这不过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最为基础的一步,今后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努力,自己不能够自得,不能够漂浮,更不能志得意满,要时时刻刻提高警惕,要知道自己是生活在崇祯这个年代,风起云涌的时代,英雄辈出的时代。

    (求点击、推荐票和收藏,求读者大大给与动力,拜谢37033、小舞弥的打赏,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