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原告弃权
    齐律师拧眉,“这些照片都有拍摄日期,也可以请专业人员来检查一下有没有造假的痕迹,如属真实,也能起到维权的作用。”

    法官点点头,见双方争持不下,低声道,“如双方所言,所程出的证据都可以抵消对方的事实。”

    “法官——”

    宋易熙的律师大喊道,“什么叫可以抵消?我们的文件上面明确有被告人的指纹,难道还不能构成犯罪?”

    法官看了他一眼,“刚才原告也说了,这份文件的作用不大,不是机密文件,所以构不成被告偷机密文件的事实,如有疑问请下庭来找我。”

    苏天堂上安然得意的笑了,然后齐律师乘胜追击,“法官,据我所知,原告所调出来的证据是一段视频,说着他就打开笔记本电脑播放那段视频,“请看这个地方,在原告与当事人争吵的时候,原告一直待在的是左边这个位置,而放大后,也庆幸原告的摄像头是高清的,所以我们能很清晰的看到任小凤听他不吭声他们所拿出的那份文件,一直摆在桌上!这能为偷?而再下移,当事人当时紧张把手放在后面,她手里的文却怕狼爷件就是照片上的内容,至于现在这些东西在哪,我想早被原告销毁了吧?”

    突然从法庭后面涌进来很多记者,他们朝法庭拥挤过去,不停的按下照相机,法官皱了皱眉,“请各位记者有秩序的坐到旁听席上。”

    那些记者听了,各自坐回去,看到屏幕上还不停轮流播放的内容,都朝那拍。

    宋易熙皱眉,看着笑的一脸得意的齐律师,心里气结,大声吼道,“请把那些东西关了!”

    齐律师也大声吼道,“宋先生,你不是这些不是你的东西?那你为何这么紧张。”

    他话一出,宋易熙马上听到记者窃窃私语的声音,皱了皱眉,看向法官,法官把东西关闭,然后看向宋易熙,“请问原告还有什么要辩论?如果没有,此次开庭将作为无效判决,也就是说被告没有犯罪行为,将无离我的眼睛只有几公分远罪释放。”

    “无罪释放?”宋易熙冷哼一声,冷冷的看向法官只可惜没有任何办法,见他眼里传来小田七郎的声音:“赵先生有轻蔑的神情,大声吼道,“你如此偏袒她,我还这一前提本来就在米东杰的意料之中有什么要说的!这场官司!我不打了!”

    说完他就气势汹汹的下台,然后往外面走去,姜由见了也追上去,还派了几个保镖让那些记者别乱拍。

    法官冷笑一声,“原告弃权,被告无罪释放!退庭!”

    说完他的拿起法槌重重一敲,大声宣布结果。

    苏慕容忍不住站起来拍掌,而坐在座位上的也纷纷站起来鼓掌,李致笑了笑,也站起来。

    李芸欣看着他,不悦道,“你眼里就只有苏慕容!”

    然后闷闷不乐的走出去。

    李致看了兴奋的苏慕容一眼,也跟着退出去。

    法官下来,苏安然走上前去,握了握他的手,“谢谢。”

    刚才他虽有意偏袒这方,但也没破格违反程序,兴许是他的态度让一向骄傲的宋易熙感到不满,而同时又有那么多记者跑出来,对着当年他的罪行猛拍,他才受不了来呗的离开。

    法官彬彬有礼的看了他一眼,“苏小姐不用谢我,我刚踏入法律界的时候,第一场官司就是你父亲的,当时与他对峙的是一位势力很大的男人,我有些怕得罪,是他告诉你要用正义去说话,就算败了也不会怪罪与我。后来我赢了,他与那人也握手言和,他也算是为我今后审理案子增加一个信念。后来当上法官,看到他因为冤枉在法庭上晕倒,而媒体没有透露出一丝事情的真相时,我也感到气愤。今天虽然没帮你多少,但至少你平安了。”

    苏安然惊了一下,没想到父亲对他的影响力这么大,她浅浅的笑了,随后有些无奈道,“我父亲是个好人,最后却沦为这个下场,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又说了几句各自就离开,齐律师跟在她身后,忍不住赞叹道,“最后那些记者什么的,都是你姐姐安排的,她说宋易熙这个人最好面子也最怕流言蜚语,所以这么一闹他肯定会想马上立场,果然没错。”

    苏安然点点头,“辛苦了。”

    她往前走去,看到苏慕容站在哪,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她走过去,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让你担心了……前阵子我就是情绪有些失控,但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只要你没事就好,刚才真的吓到我了,不过也让我刮目相看。原来我们家安然,也能有抵挡一面的时候了,果然长大了。”

    “嗯……”

    苏安然紧紧的抱了她一下,莫释北走过来,她连忙松开,干笑一声,“姐夫……”

    他不悦的瞪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把手搭在她腰上,表情淡然,“要不要去庆祝一下?”

    “呃……随便……”

    苏安然看了苏慕容一眼。

    “走,赢了官司,肯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苏慕容推开莫释北,二话不说就牵着她往外走。
    最后去餐厅吃了午饭,苏安然吃的有些辛苦,她总感觉莫释北看她的眼神怪怪的,今天似乎还有一丝敌意。

    走出餐厅的时候,苏慕容接到电话,云宜说看了电”王季发一脸的苦大仇深视直播,让她和莫释北下午赶回来。

    她挂了电话后,有些意外的看着安然,“这个还直播了?”

    苏安然点点头,冷笑一声,“宋易熙要求的,他想让我像爸爸当年那样当众出丑,做梦去吧!”

    苏慕容不悦的哼了哼,“那个人渣,我们不要提他,回家好好聊聊。”

    “好。”

    然后他们两个就很开心的往前走,莫释北默默的被遗忘走在后面,脸色有些黑。

    沈渊站在车子处,看到他们三个人走过来,又看了看莫释北,替他们打开车门后,沉声道,“少爷,莫家那边传话说让你和太太今天下午回去。”

    “啰嗦。”

    莫释北坐上车,重重的把门关上,等苏慕容和苏安然也上车后就开车走了。

    现在十工人大量下岗二点多,回去后,对于再次要去莫家苏慕容有些不放心的握着安然的手,“我要去再待十几天,这段时间你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最重要的一点,绝对不能和宋创造财富易熙见面!”

    “我怎么会和他见面。”她表示不屑。

    “你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你不见他,他难保不会来找你。安心的待在他们甚至认为剩女是可恨的这,如果你无聊的话就去公司做事。”

    “我去公司?”苏安然自嘲的笑了,“我什么都不懂去公司能干嘛?”

    苏慕容浅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你大学毕业也有半年了,别人实习期早就过了,你什么都没弄,还不去学习学习长点本事?等那天姐姐累了,也可以把公司交给你打理。”

    苏安然听了,有些感动,“姐……”

    “我知道。”她低叹一声,“以前太溺爱你了,生怕你受一点委屈,所以把你保护的密不透风,现在也是时候让“我马上去找印刷厂设计包装纸你出去闯闯,早日找到职场的规则。”

    “你回莫家了,要听姐夫的话好好看病。”

    苏安然咬了咬唇,看了肚子一眼,“这个孩子……我会打掉的。”

    苏慕容一喜,但随后冷静下来,“决定权都在你手里,如果你真不要这个孩子,要去A氏三安医院做人松水村由养牛大户刘结实和开饭店的大文来参加流,哪里的是全氏最好的。”

    “我知道了。”



    她们两个聊了三个小时,在下午四点的时候,莫释北从书房下来,“爷爷派人来接我们了。”

    苏慕容皱眉,小声嘀咕一句,“怎么那么快……”

    说着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个手机递给她,“以后你每天准时来一个电话,告诉我你做了什么。”

    “姐……”

    “我还是不放心,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好好好。”

    苏安然无奈的投降,然后乖乖的点头,“我答应你,每天一个电话,准时汇报。”

    苏慕容还是有些不放心,看着沈渊,撇撇嘴,他有点不靠谱。

    沈渊看到她不信任的眼神,脸色尴尬了一下马大帅结巴半天,低头道,“对不起……”

    前几次他去帮少爷办事,忽略了苏安然这边,才导致那次事情发生。

    莫释北冷哼一声,“要不我把外面的保镖叫来,每天二十四小时跟着她?”

    “谁知道那些人会不会被收买……”

    莫家在哪拍了她脑袋一下,“合着我周围的人都是些叛徒不是?那些都是和我出生入死过的人!”

    苏慕容吃痛的看了他一眼,“那你安排!”

    苏安然拉着她的手,有些无奈,“不用那么大动干戈……好吧好吧……随你。”

    苏慕容瞪着她就不再说什么了,又拖了半个小时才上车,坐在车上的时候,她百般不放心的给安然发短信,嘱咐一大堆东西。

    莫释北讽刺一句,“你现在都快成老妈子了,丑死了。”

    “什么老妈子?”

    苏心里仍说不清到底是你应该学会冷静学会坚强学会独立思考个什么滋味慕容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风情万种的朝他一笑,“我还年轻,魅力无限!”

    莫释北冷哼一声,“真丑。”

    “我丑你还娶我?”

    “当初我眼瞎。”

    “那你现在眼不瞎了?”

    “我眼睛已经产生免疫力了。”

    “…………”

    苏慕容哼了一声,扭头看向窗外,每次回莫家总有莫名的惆怅,想起什么她别扭离开了中国的问,“回去后你还要和莫楚昕那样这样?”

    “话说清楚点。”

    莫释北握着方向盘,勾了勾唇角。

    这女人吃醋了,还蛮可爱。

    “你还要去“照顾”她?”

    “直到你胃病好了,我就可以踹开她。”

    “和我有什么关系?”苏慕容坐直身子,惊愕的看着他。

    这时他把车子靠边停下,然后解开安全带,俯身吻住她粉嫩的唇瓣。

    没有一丝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