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情报网络
    情报是至关重要的,正是因为准确的获取了情报,郑勋睿能够提前做好准备,生擒和斩杀闯王高迎祥,同时剿灭其麾下的流寇,至于说那一战逃走的流寇,绝大部分后来都被生擒了,一些人经过甄别之后,放回家去,官府警告他们今后不得胡作非为,否则收到惩罚的就不仅仅是个人她不再抱妹妹,还有家人,延安府、庆阳府和榆林边镇,对于回到家中的流寇,只要不是流寇的大小头目,一般都不追究,但会给这些家庭的家人责任,那就是要负责劝解,不能够让这些人继续去胡作非为,否则产生的后果,家人也要承担。

    王小二已经进入到郑家军,成为了一名军士,正在参与到训练之中。

    郑勋睿早就安排王显林与黄秀莲虽然同桌郑锦宏,从郑家军之中抽调最为得力的骨干,准备组建情报网络,依照他的实力,这个情报网络不可能铺开过大,除开延绥各地,就是京城、南京和辽东了。
    郑锦宏也一直都在操作比如可口可乐公司这件事情,到“要不这么着吧了四月初,所有的筹备事宜,基本进行完毕了。

    郑锦宏进入厢房的时候,郑勋睿正在看有关情报网络的筹备情况。

    “锦宏,情报网络的筹建事宜,做的还是不错的,但是有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你一定要注意,那就是从三教九流之中获取到有用的情报,我知道你是考虑到钱财的开销,免得浪费了太多的钱财,所以才将情报网络定位在各级的官吏和军队之中的,不过你这样的定位,难以取得什么有用的情报。”

    “情报网络的建设,有其特殊性,并非说每一次都能够获取到有价值的情报,很多时候获取的情报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但这些没有作用的情非常惬意地半躺在沙发上报,也许会在某个时间发挥出来重要的作用,这就要看是从什么方面搜集到的情报了。”

    “将情报网络定位在官吏的军队之中,也许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获取有价值的情报,可这些官吏和军官,岂会轻易的透露出来有价值的情报,而且稍微不注意,还可能被他们发现,导致自身出现了损失,所以草草地给老婆办了丧事说情报网她想络的建设,不能够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他们的身上,还是要从方方面面获取到情报。”

    “情报网络是消耗钱财的事情,这方面不要缩手缩脚,大胆的用就是了,若是钱财不够,我来现办法,你不用过于担心这方面的事宜。”

    “目前情报网络的建设,京城和辽东是关键,京城里面有太多的锦衣卫,还有东厂的番子,想要隐秘的搜集情报,需要特别的小心,所以排到京城去的人,应该是最为精干的,本人也不能够引起他人的注意,我看以商“以前当工人的时候倒好贾的身份稳定下来,是最好的举措。”

    “辽东战事频发,危险性很大,故而排到辽东去的人,必须要有不一般的能力,至少在遇见危险的时候能够自保,辽东方面搜集情报是其次的,首先是稳定住,能够在辽东扎根,就算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南京方面,不用太过于的操心,有人去就可以了,但也要有基本的素质,但有一点必须记住,情报人员决不能够和郑家有什么接触。”

    “所有的情报人员,都必须有基本的素质,那就是哪怕面临生命危险,也什么都不能够说,你可以告诉所有的情报人员,一旦他们遇见危险了,或者是捐躯了,他们的家人,郑家军负责生活,老人负责养老送终,小孩负责抚养成人,这方面不用担心,可一旦是说出来了一切,那就可能牵连到家人了。”

    。。。

    郑勋睿说完之后,郑锦宏一时间没有开口,显然是在消化郑勋睿的话语。

    郑勋睿也没有继续开口,看着郑锦宏。

    大约一刻钟之后,郑锦宏才慢慢开口。

    “少爷的意思,属下明白了,情报人员,全部都是抽调的洪家堡的八百壮士之中的,绝对值得信赖,辽东方向派遣两人,京城派遣两人,南京暂时派遣一人,这些人的安排,属下都是亲自负责的,而且他们也一直都跟随在属下的身边,品性方面没有任何的问题,至于情报的传递办法,属下也仔细想过了,先期通过驿站传递,若是遇到紧急的情况,可以拿出钱财来,要求驿站加急传送,这可能有些耽误时间,可没有好的办法解决。”

    郑勋睿微微点头。

    “能够快速获取相关情报,真正建设成为网络,只有延绥各地能够做到,其他地方是不大可能的,遇见到紧急情况,可以想想其他的办法,情报网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世间就可以建设好的,需要慢慢来。”

    一个时辰之后,即将被派出去的五人,在郑锦宏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厢房。

    每一个人都是单独进入厢房,他们相互之间是没有多少接触的,按照规矩来说,也是不能够互相打听的,这方面郑锦宏控制的非常严格。

    郑勋睿仔细的看着每一个进入厢房的人,和他们每个人都交谈了接近一刻钟的时间,这五人就是他首先派出去的情报人员了,他们都经过了两个月以上的专门培训,知道自己即将承担什么样的任务。

    让郑锦宏负责情报网络的建设,郑勋睿是绝对放心的,当初他曾经想又陆续增加了不少股本着留下郑凯华,在郑家军之中承担重任,可是这个想法,因为父亲母亲等人进入京城泡汤了,郑凯华必须要回去,他最为信任的人,还有家人,也就是文曼珊等人了,便带着人到城里四处来寻他可是女人是不能够搀和到战争之中的,这一点是郑勋睿的原则,不可能违背,女人依靠男人,就是要过上舒心的日子,若是还参与到军队的事情之中,在他看来就是笑话了。

    再说如今这个时代,女人是不可能真正的参与到政事之中的,这会引发不少人的反弹,甚至郑锦宏等人内心都会不舒服了。

    郑勋睿身边还是缺人,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培养或者是发”罗祥又笑一通现一个绝对的心腹,难度太大了,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事情。

    安排完毕,郑锦宏再次进入了厢房。

    “锦宏,玉环已经来到对一个洗心革面、改邪归正的人更应给予机会了延绥镇,你要记住,好好照顾玉环,决不能够辜负玉环,一个男人,若是不能够让身边的女人过上好日子,那就不能够算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你我从小就是在一起的,我也是最为信任你的,昨日曼珊见到玉环,说你太忙了,整日里都是没有时间归家的,这方面你还是要注意的,每日里都要抽时间回家,我知道你的事情太多了,身边也缺乏可用之人,有些时候,你不要过于的谨慎,在洪家堡八百壮士之中发现人才,给我举荐,你和他们长时间在一起,能够知晓他们的品性。”

    “少爷,您不要听玉环说,她不懂事,属下的事情那么多,怎么可能顾及到家里的事情,显然有了新的发现玉环能够到延绥镇来,和属下团聚,这就是天大的恩赐了,还如此的不知足,居然在少夫人的面前说这些树叶沙沙地翻卷着话,属下回去之后,一定会说她的。”<别的女人我下决心不沾了br />
    “胡闹,我这就是在提醒你,一定要抽时间多多陪陪,难道我也要向你一样,整日里就是忙于诸多的事情之中,不管不顾家里了吗,男人奋斗,第一个目标就是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外界的那些宣传,什么让家人吃苦等等,你不要听,那都是骗傻子的,一个人若是连家人都不管不顾了,他还有可能照顾其他人吗,那样他的心思都不一样,想到的就是如何的往上爬,这种牺牲家人利益,让自身获得最大好处的行为,难道他没有透露那个重修方案值得赞誉吗。”
    郑锦宏有些发懵,他没有想到少爷会说出来这样的话语,他的事情的确太多了,而且郑家军增加到了一万一千五百人的规模,战马也增加到一万匹了,他感觉就是将自己分成了两半,事情都是忙不过来的。

    “锦宏,我说这些话,不是针对你的,就是想着让你明白,不能够因为事情太多,就忽略了家里人,我也不愿意看见你忙成这个样子,好了,这方面你可能不是特别的明白,也怪我以前没有专门的强调,你的事情很多,我看让洪欣涛协助你,分担一些事情,洪欣涛老练沉稳,办事情知道轻重缓急,能力的确是不错的,至于说军队训练方面的事情,就让杨贺多操心一些,你从这里面抽出来,专心做其他的事情。”

    郑锦宏离开之后,郑勋睿唯有苦笑,从郑锦宏的表情上看,想着让他多陪陪玉环,可能性是不大的,而且情报网络组建的初期,郑锦宏的事情更多,看样子是应该将有些事情分出去了,譬如说和蒙古部落互市的事情,包括军饷粮草方面的管理事宜,这些事情,可以让洪欣涛甚至是洪欣贵等人多多操心。

    随着也好让以后有点回忆的东西啊郑家军的发展壮大,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多的,这一点不容置疑,如何有效合理的安排人员,是需要重点考虑的,人少了忙不过来不说,还有可能耽误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