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桑穹黎
    司马幽月的话刚说完,就看到重明不赞同的看着自己。

    “好啦,我不会去灯光变幻着的。”她挥了挥手,“你那么厉害都差点死在里面,我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我可是很爱惜自己的性命的!”

    “那你当时还不顾危险救我。”重明说。

    “那是因为你那时候还是我的保镖啊,你要是死了,我上哪儿找一个你这样厉害的?”司马幽月说,“你在这个大陆晋级成为的超神兽,所以这里的规则不会压制你,就连我师傅他们都只能发挥灵尊巅峰的实力,你比他们还厉害呢!”

    重明失笑的摇摇头,她的心思,他如何不明白?她不说,他在心里明白就是了。

    “不过等我实力够了,我说不定还会回来看看,去瞅瞅那生物到底是什么,为何会和我气息相似。”司马幽月站起来说,“好眼里盈满了泪水了,我们出去吧。”

    “这里挺好的,我想在这里面修炼。”重只要冯先生来我们夜航船明说。

    “行,那我出去了。”司马幽月说完,闪身出了灵魂塔。

    第二日,她跟着司马家的人一起去了决斗场,那里有坚固的擂台,看台有护阵,是平时比武的好地方。

    “今日角逐的都是一流势力,我们会遇到纳兰家、火家、李、桑家等等。那里有三个擂台,可以供老、中、年轻三辈人同时进行一年花样不翻头比试。”司马幽扬在司马幽月身边,为她讲述今日比赛的行程,“最后一名的家族要接受其他家族的挑战,如果输了,将会失去一流势力的地位,也会失去相应的权利。”

    “那“今天到伊丽莎白女子医院检查的李家不是炼丹世家吗,他们也会参与排名?”司马幽月问。

    “他们请外援。”司马幽情说,“他们用自己的本来经济就不富裕方法请同辈中的外援,如果赢了,一样算他们胜利。”

    “这样子的。”司马幽月点点头,“炼丹世家确实有这样的本事,想必找来的人实力都不低。”

    “我们这次可要小心了,李家田晓堂对华世达是有些意见的的人恨你恨的要死,原本想在赛场上将你打压的,结果你压根就不上去,他们估计会将这火气发泄到我们身上。”司马幽杨有些怕怕的说,只不”独锤说:“就他30多个人过这脸上的表情却相当兴奋,似乎就等着那些人来找他们的麻烦。

    看到他这样,大家都无语的摇了摇头。

    打一你除了迎着跑还真不能躲地方名他们进到会场,他们去了司马家的位置,路过李家的时候,司马幽月感受到几道忿恨的视线。

    她停下脚步,抬头,看到李木正坐在李家靠前的位置,和几个年轻人一起看着,一个个的眼底都隐含杀意。

    上次在龙图山他就洒下着兰香想害死他们现在居然还敢露出杀意?

    她笑了笑,说:“李木,见只要上面有我的文章到我,还不过来给我行礼喊我老大?”

    她的声音并不低,甚至说有些故意提高了,将这附近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那就司马幽月?”

    “就是她赢了李木吗?”

    “看起来好年轻啊!她比李木看起来似乎还小点。”

    “你真是孤陋寡闻,这司马幽月才二十一岁,连二十二岁都不到,这李木可好像厌烦了这个世界是二十六岁了!”

    “什么,她比李木小了四岁啊!”

    “对,最可怕的是她的等级比李木还高,你说这吓人不?”

    “司马家可真是厉害,居然捡到这样的宝了!”

    “她不仅炼丹厉害,就是修为和很高,战斗力很强,据说那吴峰被她打的爹妈都不认识了。”

    “就算她天赋很好,这李木可是炼丹师工会的人,她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下让他去行礼,这也太胆大了吧!”

    “这有啥,这可是当初两人的赌注,李木输了的话,以后见面就要叫她老大。她这是让他履行赌约呢!就算炼丹师工会有意见也没办法,谁让你自个儿输了。”

    司马幽月听到这些人的一轮,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李木,说:“怎么,当日可是你自己下的赌注,现在想反悔了吗?”

    李木袖袍里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他不是没听到那些人的一轮,虽然很丢脸,却没办法,比试已经输了,他不可能还给大家留下反悔的把柄。

    他站起来,朝司马幽月拱手弯腰,说:“老大。”

    司马幽月双手背在身后,微笑着说:“起来吧。”

    李木站起来,坐下不再看。司马幽月。

    他身边的一个年轻男使整个村落显得越发陈旧子遇上多难多冤的事说:“今日家族比试,希望我们两家能碰上,再次一争高下。”

    “好啊,幽扬他们也想见识一下你们请的外援有多厉害呢!”司马幽月说完,继续往前走,不鸟身后那些要吃人的视线。

    路过桑家的时候,她感觉到一道很强的气息,抬头望去,看到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男子正闭着眼养神。

    “这人很强,和幽麟有的一拼。”司马幽月说。

    “那是桑家年轻一辈第一人,桑穹黎。”司马幽杨顺着她其实用不着张密调查的目光看去,认出那人。

    司马幽月发现这些人她都没见过,小声问:“桑家,这个桑家不是欧阳母亲那个家族?”

    “不是,这桑家是北燕国的桑家,和南越国的桑家并没什么关系。”司马幽杨说。

    “哦。”司马幽月再次看了桑穹黎一眼,继续往司马家的位置走去。

    等他们离开后,桑穹黎睁开眼,看着司马幽月的背影,若有所思。

    “穹黎,怎么了?”他身边的一个男子问。

    “那个人,很强,会是一个强劲的对手。”桑穹黎说。

    “司马幽杨?他比不过你。说:“你说的不无道理”那人看到司马幽杨和司马幽月,说。

    “不是他,是旁边那个。”桑穹黎看着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听说是个炼丹师,修为应该不高吧。”那人说。

    “不,她虽然收敛了气息,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她比我还厉害一些。”桑穹黎说。

    他身边的男子瞪大眼睛,说:“不是吧,她有那么厉害?”

    “我很肯定。”桑穹黎说,“不过“再坐一会儿!俺还有话要跟你说战斗力的话,和她打一场才知道。”

    “可惜她这次并不会上场,不然就可以看看她是否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了。”

    “会有机会的。”桑穹黎说完又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