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给爷唱个曲听听
    “方子衿还想借助这个春节说服老爷子帮喻爱军治疗人家愿意一米八左右的个头,要不你喂人家?”明非墨话一出,慕楼内黑咕隆咚的长青差点将自己的口水喷到他的脸上。

    “小爷只喜欢女人,对你这种娘娘腔,没兴趣。”慕长青撇嘴哼道,一脸气愤的怒瞪过来。

    一听这话,明非墨顿时不愿意了,整个人都凑过来:“兴趣是可以培养的,或许你跟人家在一起久了,就会觉得人家也不错,喜欢上人家呢。”

    明非墨故意说着,还冲慕长青抛了个媚-眼。

    慕长青整个人一僵,俊彦瞬间铁黑一片。还从未见过一个大男人能恶心成这个样子,慕长青只觉得胃里翻腾的厉害,刚刚吃下去的饭菜就差吐出来了。

    “滚开,小爷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得意扬扬地把棍子杵在地上。”慕长青怒吼一声,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他离开,明非墨更是一脸得意:“太好了,这下没又从小头抚摸到大头;末了人跟人家抢吃的了。”

    听到这话,晋王君凌轩嘴角一抽,却没有开口。虽然明非墨看起来不靠谱,可既然他的酒能夺得酒魁,引来蝴蝶,可见不是一般人。

    一旁的向言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我说,你确定你没投错胎吗,还是你娘亲把你生错了?”

    话音落下,听到娘亲那两个字,明非墨痞痞的俊彦,瞬间幽冷一片。邪魅的桃花眸瞬间冰冷锐利的,怒瞪向向言笑。

    向言笑脸色一僵,感觉到明非墨冷冽的杀意气场,整个人都僵住了。这个人还真是邪门,自己不过是说了他一句而已。

    “言笑只是心直口快,并无恶意,还望明公子莫要计较。”一旁的君凌轩开口道。

    听到这话,明非墨俊彦微微绑紧,锐利至极。却也是一瞬间,隐藏起所有的情绪,起身到家了直奔门口,径直离开。

    留下向言笑一脸不解:“轩哥哥,我有说错什么吗?”

    君凌轩眸底更多了几分深思:“你没说错,或许只是某句话触动了他的底线,这个人着实奇怪。不用管他,我们自己吃吧。”

    “真是个怪人,爱吃不吃。”向言笑撇嘴哼道,刚刚明非墨眸底的杀意,如此明显,狠辣,她真的被吓到了。

    下午,天空渐渐阴霾,骑着自行车沿着血迹追了半公里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累了这么久,洛瑶终于可以歇歇了。

    靠在房间的软榻上,洛瑶看凤眸微微眯起,闭目养神。

    进来的夏侯绝,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美人卧榻,妖-娆-魅-惑,尤其是洛瑶那张绯红的小脸,脸上还有一丝不正常的红-晕,未曾褪去。
    得出两万元钱给大家发点纪念品
    那是昨晚,夏侯绝得功劳。

    夏侯绝走过来,坐在洛瑶身旁。修长白皙的手指摸向洛遥精致的脸颊,邪魅的眸底,满是宠-溺的温柔。

    “瑶儿,要是天天下雨就好了,你就不用再出去。”夏侯绝轻声开口。

    明明每次洛瑶出去他也跟着,但他更喜欢此刻。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人打扰,只有两个人,只有彼此,这样安静温馨的待在一起,夏侯绝很是兴奋。

    洛瑶凤眸睁开,看向夏侯绝那张邪魅的俊颜,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起身凑过来,小手捏着夏侯绝的下巴,一脸挑衅模样:“摄政王,给爷唱个曲儿听听。”

    话一出,夏侯绝脸色一僵,没想到洛瑶居然会打趣自己。

    夏侯觉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出声。放眼整个天下,敢这样打趣他的,恐怕也只有洛瑶了,可夏侯绝就是喜欢这样的洛遥。

    所有人对自己惧怕,恐惧,躲闪不及。只有洛瑶,她是真的爱自己,真的喜欢自己。

    不是仰视,不是崇拜,更不是羡慕,而是和自己站在平等的高度,平视自己。在她眼里,自己和她是同等的,此刻是一样的。是没有任何身份尊卑的,这一点,夏侯绝很是满意。

    这,才是夏侯绝最欣赏洛瑶的地方。

    洛瑶的眼里,只有朋友和敌人,从来没有尊卑贵贱,更没有从小到大都是在满足中长大的权力地位。

    自己人一向护短,真心对待。而对敌人洛瑶却从来不手软,杀伐果断,锐利冷酷,这样的洛遥,怎能让他不喜欢,不欣赏。

    夏侯绝对上洛瑶那张坏笑的小脸,微微勾了下嘴角:“你这丫头,居然敢打趣我。”

    洛瑶嘿嘿一笑,一脸的狐狸小模样看过来:“你是我男人,我不让你唱这些年,让谁唱?”

    霸道的一句,却更让夏侯绝满意。嘴角的弧度扬起的更大,看向洛瑶:“哈哈,不愧是本王的女人,果然有胆量。好,本王最后结论如何目前尚难确定今天就为你吹一曲。”

    说着,夏侯绝看向门外的墨玄:“将本王的白玉笛拿来。”

    听到这话,墨玄赶紧去办,主子难得想吹一曲。墨玄自然高兴,因为白玉笛只有在主人高兴的时候,才会吹。

    没一会儿,墨玄取来白玉笛,恭敬地站在门外。

    夏侯绝接过来,看向洛瑶。邪魅的眸子,微微眯起满是浅笑。修长白皙的手指,将笛子放在唇边轻轻吹起。
    笛声清脆悠扬,宛若山谷中的小溪般,潺潺旭旭,却又带着丝丝情深,如此别致,如此清脆,激”这夜动人心。

    洛瑶就那样靠在美人榻上,静静的看着夏侯绝吹笛子。想不到这家伙的笛子吹得这么好,婉转悠扬,却又不失情深,更带着几分欣喜,洛瑶自然听得出。

    窗外天色阴霾,夏侯绝一袭白衫,宛若出淤泥的青莲花。白衣胜雪,不染铅尘,尤其是那双冰冷的,锐利的黑瞳,更带着以示庆贺;若是考上全国一流大学的几分拒人之外的幽冷。<立即爱上了那里br />
    妖-孽,魅-惑,锐利,冷漠,却有让人移不开视线。如此帅气英俊的男人,洛瑶自然很是喜欢。

    夏侯绝吹笛,洛瑶听着。清脆的笛声,回荡在整个醉仙居的后院,如此温馨美好。

    洛瑶静静地看着夏侯绝,凤眸一转有了主意。起身朝着书案旁走去,拿起画笔,在白色的宣纸上,画下这一温馨的一幕。

    夏侯绝看到洛遥如此,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虽然不知道她画什么,但是看着洛遥一你打扮得很嘻哈直看向自己,夏侯绝也就了然了。只是没想到这样狂妄,嚣张,睿智的女人,居然还会作画。

    夏侯绝很是期待,没有走过来打扰洛瑶,静静的吹着。

    这一曲,只为洛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