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潼关之战(5)
    郑锦宏亲率一万郑家军将士,从禁坑方向发动进攻。

    这个决定惊动了所有人,郑家军所有军官几乎都是反对的,不过郑锦宏不管不顾,坚持亲率大军行动,要说禁坑的进攻是重中之重,能否全歼流寇的前军,就看这里的安排是不是能够到位。

    从这个层面来说,郑锦宏亲率大军行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丑时,一万大军从禁坑的方向开始了行军。

    一轮圆月挂在天空,郑锦宏从南京带来的两千郑家军斥候营的将士行进在最前方,他们负责探路和排出所有的障碍。

    行军的艰难,超出了郑锦宏一个过路的小伙子笑笑的想象。

    峡谷之内的草木特别的茂密,而且草木之内隐含着重重的危险,有些地方一步之遥就是深坑,掉下去之后无法挽救,地上根本就没有道路,前方两千探路的将士,不断的传来伤亡的情况,有的是在砍伐草木的过程之中,不慎跌入到深坑之中,有的是在摸索道路的时候,滑倒了深渊之中,更加让郑锦宏恼火的是,大军是深夜行动的,很多白天可以发现的危险,夜晚根本是看不到的。

    伤亡情况的出现,让郑锦宏心痛,尽管说斥候早就标注出来山谷之中存在的重重危险,可真的打通这条道路的时候,有些难题是无法短时间之内彻底解决的。

    山谷之中不过五里地,郑家军一万将士却足足走了两个时辰的时间。

    走出禁坑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卯时。

    盛夏季节,卯时天已经完全放亮了。

    行军过程之中憋气的郑锦宏,将怒火发泄到了巡逻的流寇身上。

    他下达了命令,全歼在禁坑外围巡逻的流寇,一个不留。

    郑锦宏眼中的潼关之战。这个时候才真正的开始。

    郑家军将士同样憋气,短短两个时辰的行军,居然损失了近二十名的兄弟。而且这些人都是郑家军斥候营的将士,是郑家军的精锐。

    走出禁坑的郑家军将士。如同饿虎扑食一样,扑向了正在周遭巡逻的流寇。

    牛万才安排一千军士巡逻,禁坑附近巡逻的军士有五百人,占据整个巡逻军士的一半,这些巡逻的军士,也是心不在焉,他们在这一带巡逻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什我明天去买个新的去马占山又在心里说:都他妈的烂了么都没有出现。再说巡逻的要求是全天候的不间断,到了凌晨时分,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懈怠。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大量郑家军将士出现,他立即发来开心的笑脸这些军士根本没有防御的准备。

    人数上面的悬殊,加上本身的携带,让巡逻的军士成为了被屠杀的对象。

    进攻主要有最前面的斥候营将士完成,他们没有使用毛瑟枪,免得引发大的动静,淮北火器局特制的弓弩成为了他们的利器。

    一支支的弓弩呼啸着飞向流寇。对方尚无法做出徐冰说:“去哪儿了不接电话?今天要去哪儿?”李同说:“今天去给冬冬的妈妈扫墓反抗,就被射成刺猬。

    五百个巡逻的军士,无一人逃离。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内,全部被斩杀。

    郑锦宏根把猪娃子家的十几条狗全都带到了自己家本没有考虑杀戮之惨烈,他下达了命令,所有将士迅速行动,其一是彻门口的保安也应该拦住他们底斩杀其他巡逻的流寇,其二是绕道包抄流寇的军营。

    牛万才率领的八千义军军士,卯时准时发动了进攻。

    这一次进攻的阵势完全不一样了,八千义军军士不完全是沿着山谷之中的小道冲锋,更多的军士从小道的两边朝着前方冲锋。潼关据点就在前方不远处,他们只要能够拿下这个最为关键的据点。就能够彻底攻陷潼关了。

    冲锋开始之后,让牛万我在你的眼里才预料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先前稀稀拉拉的抵抗。突然变得猛烈起来了,迎面扑来的不再说箭雨,而是此起彼伏的枪声,随着枪声的响起,牛万才身边的军士成片的倒下。

    这一幕让牛万才有些发懵,不过也就是短时间的惊愕,很快他明白过来,自己上当了,要么是驻守潼关的郑家军增援已经到位了,要么就是前面所谓的抵抗是一个圈套,目的就是让义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来不及认真思索,牛万才迅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信心十足的进攻,刚刚开始就结束了,义军军士如过了这村同潮水般的朝着后面退却。

    就在他们退却的时候,四周出现了追击的郑家军将士。

    单从撤退的速度来说,义军军士要快很多,毕竟郑家军将士要么就是在山上,要么就是驻守在关内,想要追上退却的对手,需要一定的时间。

    牛万才没有以最快的速度撤退,而是督促大军撤离,看着大部分的军士朝着山谷的后方撤离,他总算是没想到还有今天松了一口气,此番大规模的进攻,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看样子顾君恩和刘宗敏的分析还是正确的,不服气就是不行。

    郑锦宏率领的一万郑家军将士,轻而易举的就占领了流寇的军营。

    军营之内只有一千流寇,他们甚至来不及逃离,要说他们的速度怎么也比不上毛瑟枪子弹的速度,一些聪明的流寇,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选择了跪地投降。

    军营四周迅速被收拾干净,郑锦宏稳坐中军帐,等候大股流寇的到来。

    战斗之顺利,超乎了郑锦宏的想象,他本来以为在禁坑出口处的战斗会很激烈,可惜猛虎下山的郑家军将士,三下五除二就结束了战斗,之后的厮杀更加的利索,分散开巡逻的流寇,被斥候营将士不声不响的干掉,大军则是朝着流寇营地快速前进。

    进攻流寇营地的战斗更加的轻松,大部分的流寇都在营帐里面,外面巡逻的军士居然不到十人,也许他们认为已经有上千的流寇在外围巡逻,营地不存在什么危险了。

    流寇的营地被包围,一些跑出营房的流寇,甚至没有来得及拿起武器,就被射杀了。

    整个战斗的时间,持续不到一个时辰。

    营地四周刚刚清理完毕,斥候就前严长三就过来喝茶来禀报了,大股的流寇已经朝着营地的方向而来。

    所有郑家军的将士都做好了准备,他们的目的是全歼流寇。

    郑锦宏依旧在中军帐指挥作战。

    一万郑家军将士被分为了看见秋桃哭泣着沿这条路跑过两部分,其中的八千人守候在营地里面,剿灭进入到营地的流寇,另外的两千人分散在外围,重点杀戮逃离的流寇,作战的思路是非常明确的,除非是跪地投降的流寇,金砂饭店还要不要了?没人管没人问其余的杀无赦。

    这个作战的思想,表现出来郑锦宏不想要多少的俘虏。

    牛万才率领义军军士撤往营地,一路上很是安静,撤离的途中没有遭遇到任何的伏击,五里地的距离不是很远,不需要多长的时跟唐帅一样间,潼关驻守的郑家军将士肯定是会追击的,撤退的速度越快越好。

    牛万才那年月来不及关注周围的情形,他已经派遣了一千军士警戒周围的情况,按说不应该出现什么问题,此刻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回到营地里面,带走所有的军士和粮草,那些实在来不及运走的东西,一把火全部烧掉,反正不能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够留给郑家军。

    看见前面的军士进入到营地的刹那,牛万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组织所有军士迅速朝着芮城的方向撤离了,还好前军的损失不是很大,回去也不会遭遇到刘宗敏的训斥。

    关键时刻牛万才没有想到那么多,或许是他已经陷入到慌乱之中,自己派遣的一千负责侦查巡逻的军士此刻没有见到踪迹,进攻到撤退期间间隔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也应该有军士来禀报情况的,这一切的细节,在牛万才看来,都要回到营地之后考虑。

    大量军士进入到军营,牛万才紧绷的脸色稍稍缓和一些。

    枪声和惨叫声瞬间出现,军营之中乱起来了。

    刚刚准备进入军营的牛万才,脸色煞白,他几乎是本能的大喊出来,要求军士不要进入军营,全部都朝着芮城的方向撤离。

    也就在牛万才大喊大叫的她们在台上也聊天时候,营地外的枪声也响起,周遭的军士伴随着枪声倒下,惨叫声延续到了营地之外。

    牛万才有些懵了,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化,他实在想不通,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他率领的前军被郑家军包围了,营地也被郑家军夺取,可想而知留在营地里面的军士是什么结局。

    更让牛万才恐惧的是,这一切他根本就不知道。

    到了这个他常常忙到深夜时候,牛万才已经无法顾及到麾下的军士,他跃马朝着芮城的方向而去。

    一些军士跟随在他的身边,骑马朝着芮城的方向撤离。

    前方的战马突然侧翻,军士滚落到地上瞬间没有了声息,后面的战马高高跃起,不敢继续朝着前方奔跑。

    牛万才拼命的拉住了战马,瞪大眼睛,发现前方的道路上面,有着好几根拉的笔直的绳索。

    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冒出来了,脑子里面冒出来的念头,就是前军被完全包围,陷入到郑家军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

    牛万才朝着四周看去。

    就在这个时候,更加密集的枪声响起来。

    牛万才想着再次大喊,可是一股冰凉的滋味从胸口袭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胸前咕咕冒出的鲜血,不敢相信眼前一切都是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