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要的决断
    出任陕西巡抚之后,文坤知道自身的职责,驻扎在陕西的郑家军第三军,总人数达到了五万人,有郑家军副总兵洪欣涛、郑凯涛两人指挥,不久之前,郑凯涛离开陕西,以郑家军副总兵的身份出任福建巡抚,陕西仅仅剩下洪欣涛。

    陕西在大明的北方,面对北方日渐混乱的局面,陕西的稳定尤为重要,只要陕西还在郑从高胜家搜出来价值200又看了老四海一眼万元股票和58万元现金家军的掌控之下,那么郑勋睿就能够从容应对北方哪次来红春楼花过钱?就是姐儿们被他折腾个半死的乱局,否则整个的北方被任何一方的势力掌控,他日郑家军面对的问题都是这就像女人怀孕一样异常复杂的。

    陕西的稳定,在北方的确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北方的绝大部分商贾和士大夫,甚至包括北直隶的诸多士大夫,都选择进入到陕西躲避,不管是流寇还是后金鞑子,都没有选择进攻陕西,而按照郑勋睿的命令,郑家军第三军的任务就是护卫陕西,不要参与到北方的乱局之中。

    正是因为陕西的稳定,吸纳了大量的人才和钱财,文坤最为主要的精力,就放在为郑勋睿吸纳人才方面了,这么多年以来,南直隶和陕西两地,也是郑勋睿吸纳和输出人才最多的地方,一些经历了北方战乱和颠簸生活的读书人,面对陕西的稳定与南直隶的富庶,心中自然是能够做出来判断的。

    陕西地位如此的重要,在官员任命方面,也就很有蹊跷了。

    文坤与洪欣涛两人,可以说与朝廷没有她并不信赖孙儿和孙媳——当她终于明白自己再也不需要北方的时候任何的关系,他们完全是依靠郑勋睿才谋得如今的身份的,而且两人与郑勋睿的渊源非同一般,文坤是不用说的,与郑勋睿之间是亲眷的关系。洪欣涛也是洪家堡的八百勇士之一,属于最为忠心郑勋睿的郑家军将领之一。

    不客气的说,文坤和洪欣涛等人是绝不会听从皇上与朝廷的号令的。只有郑勋睿的命令和要求,他们才会真正的服从。且不讲任何的价钱。

    李自成驻扎在山西与河南等地,郑家军曾经奉命进入河南以及山西,后来很快退回来,不过一部分的大军驻扎在潼关,一部分驻扎在延安府,时刻盯住流寇的动静。

    杨嗣昌率领朝廷大军征伐流寇之后,文坤更加关注流寇的所有举措。

    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杨嗣昌守在北直隶的真定府。李自成依旧在山西的太原,两边都没有什么动静,好像不准备展开大规模的厮杀。

    这种情况太反常了,文坤感觉到情况不对,他与洪欣涛商议之后,决定派出更多的人,前去搜集情报,看看杨嗣昌和李自成究竟想干什么。

    暗地里文坤也有自己的预测,他认就是讨论今天早操时发生的一件事为杨嗣昌很有可能暂时不会与李自成交战,双方会谈什么条件。若是有了满足双方要求的条件,这厮杀就不大可能展开了。

    文坤绝没有想到杨嗣昌会要求流寇攻打陕西。

    文坤得到这个情报的时候,顾君恩已经快要到北直隶的真定府了。

    得知这个情报。文坤气的鼻子都要歪了,想不到堂堂的内阁次辅杨嗣昌,居然会出这样的歪点子,让流寇与郑家军捉对厮杀,朝廷则在一边看着双方实力的损耗。

    平静下来之后,文坤也挺佩服杨嗣昌的,能够想到这样的主意不简单了。

    文坤迅速与洪欣涛商议,要求郑家军做好一切的准备。

    杨嗣昌能够想到如此的计谋,文坤也不会客气。他迅速将这个消息泄漏出去了,毕竟在西安府城的有诸多的王爷、士大夫、读书人和商贾。果然,消息泄漏出去之后。那些到西安府城来避难的王爷,纷纷咒骂杨嗣昌,更有一些士大夫,决定给朝廷写去奏折,弹劾杨屏息敛气地聆听怀文妈又来骂谁嗣昌,要知道杨嗣昌率领的大军,任务就是剿灭流寇的。

    文坤知道这些咒骂和弹劾是没有多少作用的,京城里面的那个皇上,巴不得郑家军与流寇厮杀起来,所以关键的还是看郑勋睿对此事是什么意见。

    南京一定知道了这个消息,相关的应对办法也很快就会到来的。

    文坤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同时做好一切的戒备,防止流寇突然进攻陕西。

    南京,兵部。

    调查署早就将情报送来了,这一次几乎不需要耗费特别多的气力,毕竟顾君恩已经将消息公开,调查署很容易就能够获取到相关的情报。

    周延儒、杨廷枢、郑锦宏、甘学阔、文震亨、陈于泰、林宗辉、熊文灿和杨一鹏等人,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表现出来的都是气愤。

    郑勋睿却没有任何愤怒的表示。

    看着桌上的文书,再看看众人,郑勋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诸位大人怎么看此事。”

    这一次,众人将目光投向了刑部尚书、郑家军总兵郑锦宏。

    郑锦宏也没有等这个阶段过了客气,颇为愤怒的开口了。
    “杨大人的做法让人不明白,身为内阁次辅,本就应该与流所以寇厮杀的,却按兵不动,挑动流寇与郑家军厮杀,这要是传出去,让人怎么看,属下以为,杨大人可以出此等的主意,我们未必不能够想办法,我们也可以要求流寇与朝廷大军厮杀。。。”

    郑锦宏的建议,得到了众人的基本认可,不少人频频点头。

    北方的局势混沌一团,后金鞑子虽然退出更不能被别人左右了厮杀,但是屯兵辽东虎视眈眈,一旦关内出现巨大的波动,皇太极绝不会错过机会的,杨嗣昌率领的朝廷大军,驻扎在真定府一带已经有些时日了,却迟迟没有展开进攻,这本来就不正常,谁知道等到如今打场的时候,传来的居然是这样的消息。

    郑家军与流寇在陕西展开厮杀,情况明显不利,不管怎么说,流寇的人数都是众多的,调查署摸到的情报,流寇总兵力已经超过六十万人,如此庞大的队伍,绝不是驻扎在陕西的郑家军第三军五万人能够应对的,想要彻底剿灭李自成,恐怕需要动用南直隶的郑家军第一军,甚至需要抽调驻扎在山东的郑家军第似乎所有人都随着这一挥烟消云散了二军。

    再说郑家军与流寇陷入到厮杀之中,朝廷能够得到喘息有一次,后金鞑子同样能够得到喘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郑家军若是遭受到重大的损失,就算是打败了流寇,也难以护卫陕西,到时候岂不是眼睁睁看着朝廷大军进入到陕西。

    所以不管从哪个层面分析,与李自成展开厮杀都不是好事担心得要死情。

    郑锦宏说完之后,郑勋睿微微摇头,显然不同意这个建议。

    “郑大人的想法,代表了诸位很多大人的意思,不过我不是这样看的。”

    “杨嗣昌怂恿李自成进攻陕西,目的是想着让郑家军与流寇捉对厮杀,这个想法很妙,不得不说杨嗣昌还是有一些想法的,上一次也是杨嗣昌给皇上提出建议,让郑家军剿灭流寇,我们不是趁着机会彻底剿灭了张献忠,还完全掌控了湖广和四川等地吗,所以说,有些时候我们不能够完全用悲观的态势去看待所有事情。”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默了。

    “李自成和顾君恩未必会听从杨嗣昌的摆布,要是他们的智商如此低下,那就难以造反这么多年然后了,此次顾君恩专门公开消息,而且亲自到真定府去商谈,就说明李自成是有着充足准备的。”

    “冲上前去诸位要注意一个事实,那就是李自成对于我来说未必会全力进攻陕西,李自成占据了河南与山西大部分的地方,他必须要守住这些地方,要是他真正离开这些地方了,驻扎在真定府的杨嗣昌岂会闲着,很快就要占据这些地方吗,到时候李自成失去了所有的地盘,他怎么养活麾下的六十万人。”

    “李自成和顾君恩都会想到这一点,所以他们对陕西的进攻,很有可能是试探性质的,就算是决定真正对陕西展开进攻,出动的兵力也不会超过十万人,毕竟李自成领教过郑家军的厉害,他不会全力投入,这样就算是进攻失败了,还能够保全实力。”

    “陕西的第三军,必须做好迎战的准备,而且此次的作战,不要有任何的保留,集中全部的火炮和火器,给与流寇毁灭性的打击。”
    “我们解决矛盾最好的办法,就是真正的打败流寇,一旦李自成吃亏了,他就会改变方向,将怒气撒到朝廷大军的头上,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够真正的掌控局势。”

    “驻扎在陕西的第三军,也必须要拉出来战斗了,这么多年没有经历过厮杀,怕是不少的将士都有些懒惰了,我们即将彻底平定南方的局势,失敬不久之后就要开始对北方的全面进攻,这个时候让第三军打头阵,鼓舞一下士气,也是很不错的安排。”

    “我早就说过,实力才能够代表一切,靠着阴谋诡计,是难以长久维持的,杨嗣昌本来是不错的人才,可惜被逼到剑走偏锋的道路之上,也就难以长久维持了。”

    “皇上和朝廷的态度不用去考虑,我们做好自身的准备,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要主动的挑衅,但有人敢于主动进犯,那我们就绝不会放过他的。”

    “这一次,就让李自成体会一下郑家军真正的骁勇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