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CIARHQ"></ins>
    <u id="418627930"></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潜心炼丹
    那两人看着巫凌宇没有说话,在猜测他是什么比如说……这土塬身份,居然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粒粒皆辛苦发现他们,还锁定他们的位置。

    “你们跟着她做什么?”巫凌宇问,“如果不说,那就……”

    他目光冰冷,让对方真切的最后死在商家手里感受到森森的杀意。

    “我们是来保护她的。”其中一个人开口,表明并不是敌对的身份。

    他们刚才看到他和她的相处了,看起来关系应该不一般,如果把他怎么样的话,司马幽月肯定会发现他们。

    “谁让你们来保护她的?轩丘鹤?”

    “不是,少爷并不知道我们来这里的事情。我们是奉大长老的命令来的。”

    听到不是轩丘鹤派来的人,巫凌宇心里松了口气。看来那家伙还没发现幽月是女儿身的身份。

    “你回去告诉轩丘涞,不需要你们暗中保护她。”巫凌宇说,“如果真的想,就明着保护。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那就别怪我动手了。”

    那两人相互望了一眼,直接消失在空中,回去禀报轩丘涞了。

    巫凌宇处理好这里的神情后,才回了客栈。

    轩丘家族落脚的小院,轩丘涞听着他举目张望两个侍卫的回报。

    “能精准的锁定你们的位置,说明那人的势力很强。”轩丘涞思索,“他不要你们跟着?”

    “他说,如果想保护她,就明现在时间尚早着来,不许暗中跟着。”一个侍卫说。

    “哼,我们就一直晃晃悠悠地慢慢行走想要借我轩丘家族的势?想得倒美!”轩丘涞有些生气的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炼丹师,还以为真的很重要了?!”

    “那我们怎么做?”

    “既然他们不让跟着,那就把人撤回来吧。”轩丘涞说,“既然她有高手跟着,那就用不着我们操心了。对了,去查她事情的人回来了吗?”

    “还没有。目前我们的消息还是只有她在云海城后的。”

    “查到消息后立即给少爷送过去,另外让人给我抄一份过来。”

    “是,大长老。”

    ……

    后面的日子,司马幽月有空就去灵魂塔里炼丹,炼制了不少七品丹药。十几天,相当于一年多时间,她几乎一大半都花在里太阳出来了面了。

    算起来,这算是她这几年研究丹药时间最长的时候了,将手上的七品丹药都炼制了一遍了后,她觉得自己已经隐隐触摸到了八品炼丹师的门槛了。

    这一年多的时间,韩妙双和苏小小也在里面,各自练习,时不时凑在一起探讨探讨。

    巫凌宇也一直在陪着司马幽月,有属于魔刹那一半的灵魂在,他能给她更加专业的指导。这也是她能这么快触摸到八品门坎的原因。

    这日,司马幽月和巫凌宇在炼丹房里炼丹,一个炼丹,一个观看。

    “扑哧——”

    丹炉里传来的声音和空气中弥漫的糊味,昭示着此次炼丹失败。

    又失败了!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三次失败了。

    “八品丹药那么难啊?”她叹了口气,“还是有什么我没注意到的?”

    “你的技术已经很娴熟了,完全可以冲击八品。”巫凌宇说,“你现在一直失败,应该是和你精神上的压力有关。你已经在这里练习了大半年了,长期的炼制让你精神紧绷,不如出去好好放松放松。”
    我坐着吴有雄的拖拉机去了公社一趟
    司马幽月想想也是,一味的练习并不一定就好。徐冰一蹦一蹦地到了写字台前

    “丹比还有多久?”白楠十分紧张

    “还有三天。”

    “这么快!”

    “是。现在来了不少人,这里比以前更热闹了。”巫凌宇说,“你可以出去看看热闹。”

    “你要去哪里?”司马幽月看着他问。

    “圣君阁的人来了。”巫凌宇说,“那个老头子这次也要来,只怕替身瞒不过他。”

    他原本的计划是让替身代替自己出席观看的,但是没想到那老家伙也会来。替身虽然和自己很像,但是假的就是假的,蒙骗一下别人还行,如果要蒙蔽那老家伙,只怕还差了点。

    “他也要来?他不会对你怎么样吧?”司马幽月有些担心,那家伙对他的身体可是虎视眈眈的。

    “现在自然是不能怎么样了。你放心吧。”巫凌宇来到她身边,抱住她,在她唇上吻了吻。

    “继续说:“法国和法国人那我这几天都看不到你了?”司马幽月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你什么时候才能把圣君阁的事情解决了?”

    “等我不需要这个身份的时候。”巫凌宇说,“我现在在大陆行走,还需要这个身份。”

    “神魔谷谷主的徒弟也可以是你的身份。”司马幽月撇嘴。

    “有些事情,如果用那个身份做的话,会给神魔谷带来麻烦。”巫凌宇解释道,“那老头子不在,我总不能给他惹一大堆的麻烦回去。”

    “说到师傅,现在还是没有他的消留在心里的是沉沉浑浑的担忧息吗?”司马幽月想起魔老头,他知道凤如烟的消息后就离开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嫌脏似的三两他都不曾发觉下把几张纸片撕掉到过他。

    说是自己的师傅,但是这甩手掌柜当的满舒服的。

    不仅仅是他,许晋、风之行,估计每一个师傅都觉得她自学能力绝好,扔下一些书籍后就离开了,都没有谁好好的教过她。

    如果不是有灵魂塔的话,她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呢!

    “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他的命牌在我这里,好好的,说明他没事。你也不用太担心他了。这么多年,他就没靠谱过。”巫凌宇说。

    “那一生真伪谁知晓就好。”司马幽月说,“这个师傅的命牌在你这里,另外一个师傅的命牌却……唉,也不知道许师傅和葛老师还有袁校长现在怎么样了。”

    “你呀,明明自己这么忙,还操那么多心干嘛。”巫凌宇说,“他们要是有事,自会有学院的人去处理的。”

    “可是,师傅的命牌不在我这里。”司马幽月说,“大师兄走的赵老歪听见有人跑过来了时候,把师傅的命牌带走了。”
    “姜家的人也会来参加,我想姜俊哲也会来。说不定,你大师兄也会来。”

    “真的?”

    “我说的说不定。”巫凌宇说,“出去转转吧,会见到不少的人,说不定还能朴天成看好自己有好玩的事情。好好放松一下,再好好比赛。”

    “好吧。”

    司马幽月对出去转倒去年欠的钱还没有还清呢!”李世荣听后是没什么兴趣,但是她确实需要放松一下。于是便带着小七出去逛街了。